Tag Archives: 青春诗

明天不下雨的话,我们去流浪

明天不下雨的话,我们去流浪

/李代桃

如果明天不下雨的话,朋友
我们去流浪吧

背弃所有亲呢的朋友
放开纠缠不清的感情
推卸光辉荣耀的重任
忘掉辛辛苦苦准备了几千年的智慧
不过朋友,我们还是要记住每颗星星的名字

我们可以在三天之内横越智利的山脉
我们可以在亚马逊高谈阔论彻夜不眠
我们可以中东的沙漠安慰脱水的旅人
我们可以赤身裸体在恒河里
近乎亵渎神明地把生殖器曝露在晨曦中

如果明天不下雨的话,朋友
我们去流浪。

不要预先告诉你的家人,还有你那本快写满了的日记本
也不要带走。记得,留一条纸条
告诉他们要每天准时为你的菊花浇水
还有你窗前的芭蕉,快读完了的宋词六十家
也不要再放在心上

明天不下雨的话,你来找我吧
在我家门口外六十多米的拐弯处等着
要警惕,如果有谁路过,问起你要去哪里
你说我们要去旅行,不要说流浪
要为了我们的秘密,欺骗他

那我们会往哪个方向走呢?你犹豫了
退了两步。是的,这个问题
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
无论哪个方向,都有同样的风在吹拂
都有同样的沙子会吹进我们的眼睛

你低声地说了一句,明天说不准会下雨呢
气象台好像有这么说了。然后你驼着背
心怀鬼胎在离开了这条午夜的小巷。你腰上的那一大串钥匙
沙沙地互相碰撞着,在所有人都已经沉睡的夜里
显得格外地阴险。

2007年5月13日 4:06
———————————————-
站在阳台上,看着入夜了的广州大学城。所有的街道依然亮着,红绿灯还是一样有规律地闪烁着。远处,一只狗吠着,不停地吠着。外面的大学生运动会的会场快完工了,工地的灯亮着,但没有人看守。我想我会舍不得这个地方了,我们后年就要搬回白云山校区。这里的深夜如此宁静,让我白天骚动的心竟然这样暂时地平静下来。我们都不应该选择逃避,面对世间的苦难,虽然不能小题大作,也要勇敢地迎上去。对吧?
2007年5月13日 4:12

幻觉

幻觉

\李代桃

那是一场过份的大雪,村庄提前进入了睡眠
所有的乌鸦开始骚动,黑夜里的硬块
也在叫嚣,就在那里,森林的底部
流淌着一条泪水之河。

白昼能带给我们什么?只有沉默,沉默
我们一直在沉默着,回想着去年
在某地某人为了寻找一只鞋子而丢了性命
多愚蠢啊!可朋友,或者爱人
这是无可避免的。因为幻觉控制了我们的
生活,而生活赋予了我们幽默。

2007.05.06 19:53

一列迷惘的火车

一列迷惘的火车

  

/李代桃

 

一列迷惘的火车

在黑暗的旷野上奔驰

我不知道是谁

在把这列火车驾驶

里面填满了旅客与行李

还有数不清的辛酸历史

被什么撞疼,又被什么碰伤

火车拖着长长的泪水痕迹

可它依然在奔驰着

期待有一天驶进春季

永远地停下来,沉沉睡去

  

2005.3.7 午 数学课上

致死去的诗人

致死去的诗人

/李代桃

你死去,死得无声无息

连你热爱的黑暗与可怕的黑暗

都没有感到,在广阔的宇宙里

少了一朵鲜活的灵魂就是

对时空最沉重的打击

2004-6-23

布朗运动

           布朗运动

  

/李代桃

 

花粉粒受内部的力量逼迫

  在液体永不停息地

  颤抖,移动

  我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人们在泪水之中

  不由自主地

  从这个地方移动到那个地方

  从这片生活移动到那片生活

  从这段记忆移动到那段记忆

  永不停息

  

  2004.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