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青春电影

用年轻人浪漫的狂暴来打碎这荒谬的游戏

本:“自从我毕业以后,我经常有那种冲动,觉得很烦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伊琳:“是的,我明白。”

本:“我觉得就像在玩一种游戏,但规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都是某些人错误地制造出来的。不,我觉得不是他们去玩游戏,而是他们被游戏玩弄。”

---
20002年,初二的时候,我的信仰开始崩溃。
我对燕英说:“人们那么相信马克思,把马克思的话当做真理。如果有一天,终于发现马克思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那怎么办?”
燕英说:“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呢?”
我说:“因为这个骗局如此完美,一旦完全崩溃,我们就全完了。”
所以,我的结论是:不要有任何信仰,那是一场冒险。

人在青春期时大抵都会有这种悲观,怀疑的念头吧。本也是,他不想让自己被这个游戏玩弄。他接受了罗宾逊太太的诱惑,其实是想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可以随时结吏这场游戏。因为他不是傻瓜,他要嘲笑这游戏的荒谬性。

只是,这给他带来更大的迷茫,他发现,只要试图去玩弄这个游戏,就是被游戏玩弄了。他陷入一场更加无可避免的游戏:青春。这就是带给他无尽的迷茫的主宰者。

他才21岁,与成人的世界斗争着。他想他能生活一个游泳池底的世界,没有任何人来邀请他进入一个迷乱的晚会。

爱情是年轻人的解药。本发现:在被成人控制的游戏的世界里,他可以找到一个栖息地,让他平静下来。(而在张楚的歌里,姑娘不该是肥皂。这应是更深的遑恐,连爱情也无法解救的吧。)

最后,他冲进教堂,用年轻人浪漫的狂暴挥舞着十字架,也吓呆了把自己保护得太久的成人,夺回了真爱。

结论是,不要去玩弄被设计好的游戏,因为这个行为也是被设计好在内的。唯一的方法是:打碎它,不留情面地。

李代桃 于 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

《梦游夏威夷》:青春,还不如海滩上的一场椰子烟火

【简介】
即将退伍的老兵阿洲,面对未来一片茫然。某夜,他梦见多年不见的小学同学陈欣欣,死状凄惨。多年来,阿洲经常想起这位唯一对他好过的女生。他坚信这个突如其来的梦,决定寻找失连多年的陈欣欣。
不久,连上发生菜鸟昆河逃兵事件,阿洲与小鬼被指派寻找昆河的任务。阿洲趁着假期找到陈欣欣。阴错阳差下,陈欣欣跟着阿洲和小鬼到了花莲……

他们在花莲拥抱夏日阳光,享受热带海洋气息,过着渡假般的生活,却突然和昆河不期而遇。昆河将他们绑架到堆满炸药的废弃小屋,他们害怕即将遭遇不测,但他们怎么都料想不到……

----

对台湾电影有好印象。虽然我就要跨进21岁的门槛了,但看起来,青春已经和我没关。台湾电影我看的几部,都是青春片。前不久看了部《蓝色大门》,都是因为误会才看到的。即便是这样,我也是过了很久才知道那女主角竟然红了,因为和周模糊一起拍的《不能说的mimi》。因为喜欢周模糊的原因,很多处于青春或者快要青春或者还想青春的人们就去找女主角的相关影片。于是,这部已经拍了很久的的电影再次半红不紫了起来。

1996年我在我外婆家,看过两卷录影带,没错,那时还没有cd介质,是录影带,名字叫《东游记》,只记得很搞笑。过了几年,它叫做《大话西游》,那个时
候已经成为当时大学生心目中后现代电影的经典了。正处于恋爱年龄的我,多悉善感,看到最后至尊宝拉住正在飞离的紫霞的手,还有孙悟空在最后城头化身为至尊
宝时,心里特别难受,如果不是和大哥、姐姐一起在看,我都暗暗流泪了。就像一个迷恋韩剧的小女生一样。可能这就是青春吧,和内分泌有关。

后来过了几年,老了,都快21岁了,都不好意思青春了。也就不想再像以前一遍遍地看了一次又一次了,让它变成回忆算了。

在这个草稿框写时,我还没有在“日志标题”上打上题目,所以,没有离题。继续说。

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兴致看青春的东西了。很久以前下了一部《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这可是著名的青春电影了。特别是经过郭抄袭一群人的感伤之后,成了当今青春
达人的感伤暗语。可惜的是,我看了十五分钟后,就看不下去了。我承认。这电影确实独特,比如表达了年青人的彷徨啊,说出了年轻人想自己来定义这个世界啊。
可我就没兴趣看下去了。功利点说,这电影给不了我共鸣,于我无益,就和我无关。

如果说,我对青春的好感,那我就是对已经老了的人的青春有好感。黄舒骏,我喜欢的不多的流行音乐歌手之一,让我迷恋之极。一个很有才气的歌手,一个想打败
罗大佑的音乐人,却最终没有真正流行起来。很明显我有信教的天分,因为一旦喜欢什么,就什么很想了解,虽然不是偶像,在心中也有值得尊敬的地位。和初中的
小女生差不多。

我喜欢他的《窗》,喜欢这样的歌词:

那个时候常常莫名其妙的郁闷
住的地方是一个画室楼上斜顶的小阁楼
很小,不到两坪大
光线很暗,只有一个小小的灯泡
生活条件一直都很差
而且夏天会热得让你快疯掉
它唯一有点意思的东西是它有一扇破窗
上面画满了油画
听说是以前住在这边那个穷画家的画
感觉很破碎 很诡异 很狂乱
好象随时都会飞离这个锌间一样
我在那边住了我大学时代最苦闷的一年半
我常常一个人在孤独的雨夜
躺在床上,看着那扇窗
想着以前那个画家,想着他的苦闷
想着他在窗上画画的那个神情
也想着自己

一种潮湿的记忆吧。还有像上面说的还想青春的感叹《雁渡寒潭》:

多少智慧才能破解这虚伪的一切 喔……

多少意气风发的少年 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
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 最后却变成魔鬼
多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 却向往另一个世界
多少智慧才能逃离这古老的预言

想和世界握手的黄舒骏,也一样明白,再深的智慧,都无法破解这迷乱的尘世。

喜欢这样的一个歌手,并非他青春,因为他青春过。因为我有追星的潜质,所以我把他的歌能找的都找来听了。最新的一首是《梦游》。因为本人非普通话语域的公
民,所以找了很久才找到歌词,才听明白。一下子感叹,黄舒骏没老啊,他今年才41岁而已。想到这里,算了一算,朴树也34了,他干净的脸再也没有青春痘的
痕迹了。还是《我去2000年》前的照片,他穿的衣服还是没有什么格调,只是有品味点儿。现在不了。不过,生活过得幸福就好。

于是,我就去找《梦游夏威夷》来看,主要目的是想看看这首音乐出现在影片的什么位置而已。

幸好,里面没有明星,导演我也不认识。看起来舒坦点。

真的像是一场梦游。但真的什么也没有留下痕迹吗?

阿洲找到了林欣欣,经历了夏日的一场阳光下的冒险后,如尘土扬起再次安定一般,两人似乎再也没什么关联了。陈昆河终于放出了海滩的烟花,多么绚烂。他就像
烟花一样,在夜空中做出最后的美丽的姿态,就消散无踪。但他证明了他想证明的东西。他是否有一个明星女友,可不深究。但我相信,他不是疯的。

人们对胖子存在严重的偏见。老罗自己便深有体会。和菜头甚至说胖子本身就是一种罪行,虽然他本身就是一个胖子。瘦子是刻薄的,胖子是憨厚的,人们会有这种印象。

所以当林昆河是一个感性的胖子时,人们就把他当成一个精神病。他做了逃兵,只想给他所说的明星女友放一场自制的烟火。只是没人能理解这种浪漫。他没有看到自己的烟火,而在绚烂的烟火下面,阿洲、小鬼和林欣欣看得咋口无语,因为这场烟火,他们梦幻式的假期不是一场梦游。

擅长把马子的阿洲没有和小苹果告别,他和小鬼在小苹果的槟榔屋外听见她和一个新兵的嬉笑,他可能明白:他的青春已经没了。

和《蓝色大门》一样,青春片《梦游夏威夷》的结尾是青春没了。至于那部《盛夏光年》,才是纯正的青春片,开头是迷茫的,结尾还迷茫着。首尾呼应,很合规范。

看电影,每个人的眼光都不一样,有的人色盲,有的人近视,所以看出的结论不同。可能有些人更愿意在林欣欣的事上纠缠,与主角相比,我更喜欢林昆河这人。喜
欢这个近乎歇斯底里的胖子,这个没有自己的结局的胖子。谁叫他长得不帅,做不了主角,不能在最后一个镜头出现,问人有没有听到海的声音呢?这本身就是一种
偏见。

与其去寻找莉莉周在以太中统治着什么,还不如去放一场海滩上的椰子烟火。

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Extra links:
官方网站   imdb   豆瓣   mtime   VeryCD   Google It!

一年三年五年,走过蓝色大门需要多少时间?

PART I

在看完电影后没看相关影评前自己先写一段,防止别人左右我的想法。

夏天,我们只是在蓝色的大门前停留了那么一会,就只是那么一会。我们有穿过了这个蓝色的大门了吗?
似乎当初是冲着张静初的名字去找一部叫做《蓝色夏恋》的电影的。于是在迅雷上下载了一部,搁置着。而在电影的第五分钟出现《蓝色大门》的名字时,我放弃了去寻找张静初的影子。孟克柔听完林月珍倾诉对张士豪的爱慕,我知道这又是一部肯定穿插着女孩爱女孩的情节的电影。不过我没有关掉电影,我还是看下去,想把这部有少女电影的嫌疑的台湾小制作影片看完。
首先让我舍不得放手的是导演绝对是有意识地把音乐和场景的表现融合在一起(我敢肯定)。重复而有所变化的动作,不肯改变的同一句追问,感觉如同看一部小音乐剧。如同轻缓的女声独唱,伴奏很浅、没有鼓点的那种。孟克柔与张士豪在篮球场观众席上的推搡,还有两人用脚蹭着那封粘在地面上的信,简直就是一出出不说话的舞台剧。
再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孟克柔的神经质表现(其实不算是神经质)。我个人对这种类型的角色深感兴趣。她率性,还有隐藏的不肯承认的那一点点彷徨。最后的放手,我想,其实她已经站在蓝色大门之外,等着正在跨过去的张士豪,还有不知道还要等多久的林月珍。是的,她其实已经跨过去了,根本不需要一年三年五年。她最后的笑容,盛放得没有顾忌。
影片中的某些台词必定起到十足的煽情作用,也正是电影的骨头。不过对我没有起作用,因为觉得那些话语来得非常的自然,与其它的台词起的作用并没有更加重要多少。不过能够说明那些烦恼的来源的是孟克柔的“因为每个人不可能和你一样”。虽然普通,导演似乎也没有强调这句话,但不幸的是,我喜欢这一句。
还有,体育老师的那一段,是情节的一部分,但看起来更像是拿来开玩笑的。是在自嘲人老了心仍在开着花的可笑吗?
先写这么多,在没有准备的情况看了一部台湾电影,而且之前完全不了解。明天有时间再深入调查调查,装得更权威地胡说一通。是好电影,比什么《斯巴达与三百勇士》《蜘蛛侠3》好多了。
祝中国电影(或中文电影)继续小家子气,不要装,披上的毛皮始终不是自己长出来的,迟早都会掉下来,落个光秃秃的,多难看。
明天继续写,睡了。
2007年6月17日午夜

PART II

继续写。
找了相关的资料简介来看,汗,原来《蓝色大门》的别名就是《蓝色夏恋》,看来当初以为张静初会出现是个误解。很多女生都喜欢看这部电影,将其归类少女电影也不过份。电影插曲原来有陈绮贞的《小步舞曲》,竟然听不出来。还有一首主调,Accidentally Kelly Street,Frente的,不过只是耳朵舒服,不足够打动我。
果然不出我所料,迷住观众的很多都是那些台词。比如“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它社”等等。不过让我觉得它是好电影并不是因为这些台词。昨晚说过了,不说了。
看一部电影比看一本书容易多,因为导演允许观众对自己在一定范围内的不尊重。而书籍的作者,总是有足够强烈的自尊心,不肯让读者胡扯,对玩笑过于敏感(不是说我,确实很多人是这样)。所以我才对电影不够感兴趣,宁愿沉溺在一本书中,消耗脑力去解读作者。
而写影评,并不是以解说一部电影为目的,总是最大地染上了写影评的人的影子。比如,我在想这些东西的时候越扯越远,最后连电影本身也不再提及,只是忙于说教。对,“经历什么样的事,就会成为什么样的大人”。写什么样的影评,就会让别人看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经常看报纸就会喜欢上专栏的作者一样的道理。
对电影本身的评论到此为止,幸亏我没有像其它人一样因为这部电影回忆起该死的青春,只是一部电影。雁渡寒潭,雁过不留影。还没到那个矫情的年纪。
写完了,又一部失败的影评。感觉好像在说废话。
2007年6月17日10:21

Extra links:
官方网站 imdb 豆瓣 mtime VeryCD Google It!

《十七岁的单车》和一些无关的感慨

看完这部电影花了我十六个小时。已经从迅雷下载这部电影有两三个星期了,但一直放着没看。下载时它的文件就是十七岁的单车,没有注明上下集。结果昨夜我准备安静地在熄灯之后一个人好好看完这部电影再带着激动的心情想着电影的画面睡去的。因为一般的文艺片有很多的不宜公开观看的镜头的(不过《十七岁的单车》没有),所以一般看电影最好是十一半后,至少不会让舍友看到后大发议论。然后呢,我怀着投入的心情去看这部电影,结果呢,放到第五十七分钟时。咔,没了。原来我下载的只是前半部。该死的资源提供者竟然没有说明这只是一部分。就在投入不久后那种心情就被掐断,那个恨啊……于是今天,我再用迅雷下了后半部分,才得以看完。众所周知,校园网的速度是举世闻名的慢的,所以我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下载完。十六个小时,终于看完了这部电影。

剧情毋庸聱(?)述。

看完电影后我对中国的电影产生了信心,昨晚在“濮树与晓敏“的Q群上与烤鸡翅膀并肩和小马过河争论说中国的音乐在堕落。吵了半个晚上,结果还是谁不让谁,谁也不相信谁。所以我还是说中国的音乐比外文的逊色,因为太过于愤世嫉俗,太过于浮躁。那些优美的音乐在远古已经逝去了。而在电影方面,我无比乐观。第六代导演的崛起,正在遭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诟病与喟叹之声。但他们没有投降,小伙子的嘛,不会妥协的。我看到他们在努力,在学习,在进步。不自满,是一个优点。

王小帅并没有把这部电影做到最好,但他不畏惧,他也展示出来了。电影情节性不强,旋律不够高昂又不够低沉,题材不够边缘又不够普遍。但这一切就这样,刚刚好。两个主角的演出让人弹指。郭连贵,坚子,在各自为自己的那部十七岁的单车挣扎。同是十七岁,不同的命运,却因一部单车纠缠在一起。交换单车不知多久后才认识彼此的名字,就在一个可能的友谊式的故事似乎要开始时,又是因一部单车而揭露了两人的命运截然不同而证明之前只是一场可笑的闹剧。两个人都被打了,单车被砸了,爱情也不见得有着落。两个人都失去了自己应得的东西。最后两人的分开,象征着他们已经不再十七岁了吗?象征他们再也不会在十七岁停留,或者如某评论所说,变得成熟了吗?

最触动我的有两幕。第一个是坚子和高圆圆在小树林看树枝顶部漏出的阳光,第二个是高连贵和坚子每天早上和傍晚交换单车的往往复复的镜头。坚子和高圆圆差点开始的浪漫故事不仅仅是因为高连贵的出现而打断。这其实也是表现他懦弱的性格的一个场景。高连贵和坚子在不知道多少天后才了出一句:你叫什么。这两幕给我的那个触动啊,第一个是因为高圆圆在那个场景看起来很美,第二个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鼻子就酸酸的,很有感触。这两个镜头安排得不算高明,但只要有感觉,就是好。

是有很多人在说明这部戏的不合理之处,比如说单车怎么可能追不上奔跑的人呢?这是不合理。但又如何?电影又不是纪录片。罗拉为什么可以两次选择不同的命运呢?汤姆.提克威说:“我是这部电影的上帝,我可以。”就是这个道理。中国看电影的人要宽容一点才行。

这部电影当初的被禁只是对审查机制制度的官僚主义的讽刺。这个不应该成为你去看这部电影的噱头。

看完看还有一个感慨,中国的音乐不行了,但还在活跃着,随时再会复活,让人目噔口呆的那种。中国的电影在发展着,我说过了,我对此无比乐观。但文学呢?文学的躯体在慢慢腐烂,因为读者在流失。君特-格拉斯说:“使作家大量死亡的一个方法:人们不再阅读。这似乎是新时代的一个趋势。”(《与乌托邦赛跑》)中国的文学现在已经活得够辛苦了,还不停地有人添乱,似乎要成为终结文学的勇士。诗人的形象已经和无赖等同,而散文看起来是各大风景区的枪手的广告,小说则就是玄幻颓废性欲。说真的,我己不抱希望,虽然我也努力,同时希望在努力中不会去伤害她。我在等待着,等待新的世纪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未知的东西来证明我们的无知。

Extra links:
官方网站   imdb   豆瓣   mtime   VeryCD   Googl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