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译作

元·劉因《村居雜詩》英译

Notes of Village Life

translated from 村居雜詩 by 元·劉因 (Liu Yin, Yuan Dysnasty of China)

其一
鄰翁走相報,隔窗呼我起。數日不見山,今朝翠如洗。

Note One

I was aroused by the old man next door
hastily carrying a news to report;
The hill outside became estranged
but freshly green as I saw.

其二
黃昏雨氣濃,喜色滿南畝。誰知一夜風,吹放門前柳。

Note Two

Late in the dawn it’s nearly rainy
and farmers felt pleased and happy;
but in the night only came a wind to blow
passed my house and brought down a willow .

其三
獨立偶懷古,臨風還自傷。一聲樵唱起,回首暮山蒼。

Note Three

I grieved over times that have passed,
a wind came and left me alone and groaned;
there a woodman sang a song
that collected myself by the shining hill at dusk.

其四
削樹題詩句,畫沙知酒籌。他年成故事,蕭散更風流。

Note Four

It became a story – that we wrote poems
on a peeled tree – that we played casual games
to decide who to drink wine – but not to compare
today – that it aged but also unbound us.

Translator: Li Daitao

比特币如何会让国家垮掉(或许也能让我赚点儿钱)

作者/ 雨果·李夫肯德 Hugo Rifkind
译者/ 李代桃
原文链接/ How Bitcoin could destroy the state (and perhaps make me a bit of money) » The Spectator

我上次(是两个星期前了,读者们最近可好?)简单地提起过比特币,我之前不是很了解这种新兴互联网货币,但因为它,我确实赚了一点儿小钱(57欧元)。从那时起,我已经读了很多资料,发现这是一个超新星现象,而这更多归功于欧盟处理塞浦路斯的真实货币时的猥琐行为。上帝啊,我现在算是追上潮流了吧?噢以前我真落伍哪。

好啦。你要知道的第一个关于比特币不得不知道的是,它是点对点(P2P)的电子加密货币。噢,来,请继续读下去。记住上面那点,然后我们才能讨论第二点、第三点,你不得不知道的比特币常识,会让你更兴奋哦。举例来说,你可以拿它来买毒品!没错,是这样,你还可以买很多东西,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有人这样做了。有一项研究表明, 丝绸之路网,最大的“可以用比特币买毒品”的网站,一个月的交易额高达一百万英镑。第三点是——你会喜欢的,像你这种财迷心窍的《旁观者》读者——它的价值正在狂飙。一个月前——出于想收益的考虑,哎老妈,我不是想买海洛因——我买了100欧元的比特币。差不多到两周以前,大概那么久后,它价值是157欧元了。今 天,它值213欧元了。感兴趣了吧?

事实上,上述的第二点和第三点与我的发现比较起来并不是很重要。哈,毒品这东西,你哪里都买得到。肯定的是,比特币目前是看涨的,在所有地方,最近它的价值反弹得极为抢眼(2010年有人花了一万欧元买了个披萨饼,到今天,这个披萨可是总价值达到 465,368欧元了)。所以,毒品和致富微不足道,最重要的是这个核心理念——即点对点的加密物的商机。我们这些人不是技术极客,这意味着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是和其他货币极不同的东西。它没有一个中央银行。没人监管。简单而言,一个比特币就是自然存在的东西,就像黄金一样。 当然,它和黄金并不是一回事,因为它,呃,总之不是。

你没法把比特币拿到手。这是一行字符串代码,在网络空间里游荡着。不过,理论上来讲,这并不会——也不应该,或不大可能——把这个概念弱化为脆弱的、易碎的、可垮掉的庞氏骗局。要向你解释得一清二楚并不容易,不过它的本质是从数学出发的。一个比特币是一串数字,你伪造不了另一串数字,因为——别嫌我唠叨——这样的字符串在数量上是有限的。要去发现新的,而且发现率是一定范围内的。这很赚钱,但成本也很高,因为你必须要有一台强悍的电脑去运算数据。另有,因为是点对点的,这个软件使它可能会在任何地方出现。你关不掉它,连互联网本身也做不到。

差不多了,就是这个概念。比特币的推动力在于它移除了对货币的信任,对银行家的信任,对政府的信任,相信后述二者不会设局来陷害你,就像他们对塞浦路斯的 民众的所作所为。再考虑到,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这些非常聪明的程序员不懈地往这个项目心脏里写进的算法是什么,我怀疑它之所以真正成为替代品仅仅 就是因为我们把信任转寄了到它们身上。不过,因为程序员本身就有多种类型,而且他们的成果会被其他类型的程序员审视,因为这些人是光棍,他们没什么更好的 事情来做。所以我不确定这并非不明智。你可以将之看作为群体的智慧。我认为这就是未来。

虽然带有阴谋论的光彩,比特币仍然真是无比的迷人。它由一个自称名为中本聪的人(这是几乎可以肯定是假的名字)发明的,然后发明人就消失了。他极有可能是 一个小组,可能大部分成员得到了很好的收益。而本质上,它永远是一个政治项目,而不算是一个经济项目。因为比特最迷人的部分不是它自身(总有一天它会被黑 掉,或者总会垮掉,然后崩解),而是它背后的概念。

以后,不管是比特币或是其它东西,它都是把银行业从银行家身上剥夺,把金钱和政府松绑。有趣的是,许多人认为,最近比特币价值的激增和对塞浦路斯的银行账 户的掠夺以及摇摇若坠的欧元系统(主要是西班牙)有很大的关系,他们想要一个廉价、便捷的渠道来花掉他们的钱。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也可能仅仅是炒作、胡说 八道和像我这种轻信的笨蛋的传播的结果),比特币绝对是地球上转移金钱的一个廉价且快捷的方法。可以肯定的是,当你购买或出售比特币时,传统的银行业和税 务系统绝对会把爪子伸向你。但就算你不买卖比特币就可以避免吗?

这完全是一个新兴的政治理念,有点像地下无政府主义,就是朱利安·阿桑奇那种。这是关于个体如何拥有政府的权力,如何拥有政府无法破解的秘密(即加密部分)。任何一个铁杆的自由主义者都会受此触动的,但有代价。当民主不再是关于群体而是关于个体,当你赋予自己权力,在无人所知时去支付和购买,那么这个需要你的纳税来生存的国家将会如何? 我虽然没什么根据去猜测,但它可能会是糟糕的。不过,至少我赚了113英镑。随处就可以买到海洛因。

八水西安

作者/[意]库尔齐奥·马拉帕尔特 Curzio Malaparte
译者/李代桃

是泥巴,中国是由晒干的泥巴造来的。

就中国的这一块[2],一切皆造自泥土:
房屋,城市的诸墙,以及乡村,
散落在村郊的坟墓。
还有人。

底下的群山,宛如堆积的土墩
要被日头晒个干,袒露着,
无草无木。
它们蜂涌于尘寰之上
就像是一团团发胀的肠脏
被屠户扔在店外的地上
慢慢地撑开。

我们有时候飞得很低,都差点碰到它们了。

继尔,我看到,风卷起
把某些图案捏进土里:用泥巴写就的
奇奥的字母表,
费力地表达着某种确切的存在。
但那不是某种动物
或是下际这黄色沙漠之上的人。

或者一条村落。

俄忽,我们到了:西安,
这中国版图的中心,
就在黄河的摇篮里,
孕育了中华之文明。

在航站的前方,
三个孩子在玩着一团泥土:
他们被包得严严实实,夹克
和印花棉裤。
我陪他们玩了起来
直到一个年轻姑娘从航站楼走出来
叫我去用晚餐。
一个孩子抓住我的大衣,
不肯让我离开。
另外两个,也缠着我,
求我不要走。

那位年轻的姑娘又走出来,
训斥着不让胡闹。

他们放手,很是失落。
我转身离开,其中一个叫道:
快点回来呀![3]

我们很快吃完了,准备飞向兰州。
我的三个新朋友向我招手道别。最小的那个
给我送了礼物:卵石,
一份珍贵的馈赠。
在中国的这一块没有石头。
你要去卡累利阿才能找到石头,
非常遥远的北方,或者高加索;
或去西伯利亚南部,沿着帕米尔的高坡,
从中亚的草原斜走下去。

我把卵石放进口袋里,
带回家,好炫耀这件珍贵的礼物
是一位中国小姑娘送我的:这块卵石
来自中华文明的摇篮。

一个由泥土塑成的文明,
一个没有骨骼的文明,
更无形骸之所在。
一个用各种习俗拼凑起来的文明,
又突然间分离,
融进万千种的不同手势,
万千种的书法字块,
万千种的气味,色泽,菜式,
万千种的影子。进而,就这样,骤然,
它们再次凝合为传统,记忆,习性。

不需要石头,不需要坚固耐磨的材料
中国就是如此的天工之物。
一切都可证明:
难以想像之多的运动,
制度,思想,憧憬,
我们看到它的无数次重现,
但没法看到起源物。

原件早被摧毁了很久。

这就是创造中国的四大元素:
土壤,木材,瓷器,丝绸。
最耐久的是的丝绸。

我要补上第五个元素:诗歌,
它最耐得住打磨。[4]

译注

[1]八水西安:西安城周围有八条河流:渭河、泾河、沣河、涝河、潏河、滈河、浐河、灞河。题目化自“八水绕长安”;

[2]一块:原文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单词, a part of,译为“一块”,因为块字本身有土石之义,译者想增加诗歌的尘土气息,其余也有表现;

[3]斜体表示引用与诗文使用语言不同的话语;

[4]与原文句式和句意略有改动,使用打磨一词是译者试图对全诗的进行整合和一种程度上的再创造。

作者简介

库尔齐奥·马拉帕尔特(Curzio Malaparte)(1898 – 1957),意大利记者,戏剧家,短篇散文家,小说家,外交官。1918年起开始记者生涯,1922年曾加入墨索里尼旗下,二战结束后加入意大利共产党。 1949年,在中国建国后对毛主义产生了兴趣,曾来华访问一段时间,后因身体欠恙返国。1957年因肺癌去世。
作品简介

《八水西安(Xian of Eight Rivers)》收录于2012年出版的英译本诗集《吞掉笼子的鸟儿(The Bird That Swallowed Its Cage)》,此书由美国电影《教父:第二部》的制片人、奥斯卡奖多项得主沃尔特·默尔奇(Walter Murch)根据其散文而重译为诗歌。 Read more »

难题

难题

作者:[波兰]LeopoldStaff

译:李代桃

你不会去解决掉那些难题。
你是把它们体验个够
如那些一旦流逝便无法挽回的时光。
就像不再合身
穿旧了的衣衫
从你的肩膀上滑落。
你裸露着,悠然地
穿过最后的那道门
如一道曙光。

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