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祈祷

地震局内部的权力斗争

 

阅读注意事项:本文为纯虚构小说,笔者并无提供小道消息以供大众造谣生事之意。 请端正心态,细细阅读。地震预报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容易是否能被预测尚存在争议。科学思维、政治思维并非阅读小说的必要因素。

 

地震局内部的权力斗争 /李代桃

你知道,在特定的某个地区,并不是每天都会发生地震的。几十年前,那个小城市发生了一场算是比较严重的地震。显然这个经济上并不发达的小城市处于在地质板块中特殊的位置。这引起了地理学家们的注意。那一年,政`府在当地成立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地震局,他们雇用了许多高水准的地震科学家。那些科学家们战战兢兢地工作,详尽地记录下大地每次异常的脉搏。多年以来的地震数据被记录进严谨的文件报告里,这些详细的文件档案层层叠叠地堆满了几个房间。

可好多年过去了,真正的地震再也没有发生过。那些科学家们坐立不安,他们害怕地震再不发生,这个地震局迟早要被撤销。科学家们除了记录每一次轻微的地震数据之外,他们找到了一个更让人着迷的活儿:升职。地震局内部开始了沉默式的相互猜疑,每一次会议的召开,总会有一些人被清`洗出局。在仕途上大有希望的科学家们开始研究怎样在升职自述文件中增加令人信服的工作成就。他们盗用被清洗出局的科学家们的研究成果,破坏他人的正常研究工作。一份地震记录总会被莫名其妙地被他人篡改数次。

这显然造成了工作上的混乱,但事实就是:地震再也没有发生过。在他们看来,他们的胡作非为并不会影响地壳的变动。所以他们一直都问心无愧。说实话,这些科学家从来没有这样专注过。但这导致研究报告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变得敷衍了事,甚至有时候某些数据是胡乱地填上去的。因为前天的数据和昨天相同,昨天的数据和今天的数据相同。谁还会在乎明天再去测试一个可能和今天相同的数据呢?地震局内部的权力斗争不曾消停过一天,对于这方面,他们可是极其认真。旧地震局长一直在被挤兑最终被架空了,前不久,这位五十多岁的地震科学家局长被一个工于心计的年轻科学家成功所替代。

准确地说,新局长并不是一个专业的科学家。他在二十三岁的时候因叔叔的介绍而进入地震局,成为地震局的报告文件录入员。在十多年的录入工作中,他通过科学家们的一行行报告文字熟谙了他们的弱点。某位科学家是软弱的,他的报告必然不厌其烦地把一个不重要的数据强调上数次;某位科学家因权力斗争而焦虑不己,那他的报告肯定会出现别人己经发表过的数据,并试图通过各种佐证,把这些数据变成自己的研究成果。这一切,年轻的文字录入员都收在眼底。他对地震局的科学家们的了解,可能比他们的配偶或者父母还深。他掌握了他们的弱点。三十四岁时,他被直接提升为副局长。三年后,他通过巧妙地设局,驱逐了那位五十多岁的局长,成功地取而代之。新局长的领导让年迈的科学家们感到不安。而新局长呢,他洋洋得意,因为他成功地控制整个地震局。

新局长可不这么容易满足:他想通过为地震局转型而扩大自己的权力范围。新局长在最近的会议上发表了讲话,提出要把地震局和当地一个海啸预警部门合并。离这个小城市不远,有一个渔业不够发达的港湾,不过,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海啸灾难。这让这个海啸预警局的存在看起来非常没必要。因此新局长的要务就是说服市长把两者合并,以扩大地震局的规模。

昨晚,新局长和市政府官员们在酒店开了一个会。一群官员在吃喝玩乐中,显得得很开心。在酒醉中,市长口头应允了新局长的请求。这使新局长在这一晚简直无法入眠,因为大概在下个星期之后,他的地震局将扩大近一倍,而他将依旧是新合并的地震海啸的局长。

第二日凌晨,当地发生了几百年以来最大的地震。市政府的官员包括市长,都在坍塌的房屋下当场死亡。扩大地震局的想法成为泡影。当地死伤可能达到几千甚至上万人。幸运的是,新局长一家全活了下来。确实有地震局的科学家在这场地震中负了重伤,但这三十多位长于权力斗争的科学家们没有一个死亡。

噢,还有,那个存放几十年的地震数据记录的档案室,在这场地震中安然无恙。在这场灾难性的地震中,地震局算得上在废墟般的城市中最完好的建筑物了。

2008513日 四川大地震翌日 为死难者祈祷

------

UPDATE: Feedsky 为灾区同胞祈福活动

你的世界必将来临

主啊,你的世界必将来临
被屠杀的羔羊也将获得欢悦
污秽的言语将被冲刷干净
太阳,繁星,一切都会被彻底涤洗

那些背负十字架的人重获幸福
被荆棘刺到流血的脚掌愈合
这一切,主啊,
你会让他们获得弥补

那些沉默的人也有将得到言辞的恩赐
那些哭泣的人也有会受到你的安慰
这一切,主啊,
在十二月的雨水中你会把这一切带来

2006.12.20 晚

生活琐事

生活琐事

我忘了我为什么不高兴

当我早上起床时

睡眠涤洗烦恼

可新的再来

我感觉心脏跳动

血液流畅

上帝,祈求你给我宁静

这真是新的一天吗?

2006.02.16 08:41

《喜悦集》序

《喜悦集》序

  

/李代桃

 

感激我心中的神

它把快乐和悲伤

一齐以最大的喜悦之名

赐予我,覆盖我

  

2005.5.27

半夜的朝圣诗

半夜的朝圣诗
诗:李代桃

(一) 序曲

我不会否定我的听觉、视觉。--它
使我在人世间受尽了沙石的拷打。我
坚信,我坚信。
神是从一点磷火创造出来的。这是我
亲眼见到
的。神穿着的衣服是裸体。神的
圣谕是疯狂的哭叫。

神是从沾露的草尖上浮起来
的吗?没有人承认,也没有人否
认。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发出了妇女的疯狂的尖叫声:
“有人杀我。”神笑了,把刀从他的胸口拔出来
让我端详。

我沉默了。

我哭了。

神哭了。

你以为你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就是我吗?
你以为我可以把你从苦海中救出来吗?

(二) 咏叹调

走吧,兄弟
他人的目标就是我们出发的地点

我们要回去
回到那片荒无人烟的草原

我忘不了那里冉冉升起的烛火
和那些酒可以使人醉上三天

我可以独自跑







最后死得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是儿子,我哭着,一口口
吃掉我的父亲的遗躯
我要这样活下去哪

我要回到那片草原上
过几十年,让我的骨骸
排列成文字

或许它们就是诗歌

(三) 插曲

我能爱的世界是多少残酷

(四) 独白的台词

我梦见很多人
有的成了朋友
有的朋友拿着刀
有的朋友拿着笑
有的人成了陌人
他们擦肩而过
只剩我一个在大道边玩弄朋友的礼物
笑伤

(五) 唱咏

我走过的路或许很漫长,我己遗忘。
我走的路沿着墙,
墙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我的路是通往永恒,
墙就延长到永恒;
我的路是通往天堂,
墙就延长到天堂。
我的生命有多漫长,我己遗忘。
我的命是通往死亡,
墙就延长到死亡;
我的命是通往幻想,
墙就是延长到幻想。
我的生命有多长,我己遗忘。
我的生命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墙总是延长到我的生命无法到达的地方。
我的生命总是在墙的倒塌下消亡。

(六) 第五章的回旋:和声

生命总是在墙下消亡
有如
事迹总是在墓碑上铭刻。

(七) 清晰的声音的咏唱

墓碑,沉重的墓碑
倒下,激起了尘土

这些尘土
象征着我的一生吧

(八) 压轴之章

我想我还有问题欲向神询问的。
但神会在这之前先我死去的吧。

(九) 朗诵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 下午 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