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用诗评诗

海子

我闭上眼睛
黑暗的眼帘下铺开一万亩的麦田
上面种植着十亿株麦子
阳光洒入,麦杆全部倒下
一万亩的麦田上只有那个站立的身影
他面向太阳

我看到的是他向太阳走得越近
他的影子拉得越长
最后他变成了一个黑点
最后他变成了一个火点

2015.08.27 上班途中

忧伤的情诗

忧伤的情诗

寄友

诗/李代桃

这回音
来自于 我 或 一只野兽
在邪恶火焰里灼烧的心
翻滚 碎裂 爆破
在纸上
在你的面前

我希望你能读完它
这个回音
来自于 我最深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村庄
一年有三个冬季
那里有一具沉船
保藏着我的圣殿
那里有一种宗教
每块石头上都有你的脸庞

希望你能好好读下去
别忘记在笑声里带上你的恶毒
——因为我是心怀恶毒写下去的!
尽管我想把它写成一首浪漫的情诗
不要肉身
也不要爱情

看哪:从这个到另一个
从一颗星球到另一颗星球
从一根小草到另一根小草
从一份猜疑到另一份猜疑
从一片陌生到另一片陌生
从我到读者
每座桥都很长
且看我要用吵闹击碎沉默

如此,它完成了
我希望你能好好看着它如何站立起来再如何从云端上崩落
这是声响
这是回音
这是忧伤

秋天的果实

秋天的果实

作者:李_代桃

只是这一刻我不能再次回想
我是否走过秋天

我的秋天没有果实,没有花朵
没有呼吸,没有雨水

我的秋天挂满白色的苹果
在叹息也没法着陆的大地
我在努力写一首诗
它讲述了我们的故事,我们的遗忘
讲述秋天的果实如何形成
没有目录,也没有页码

via 『天涯诗会』 [诗歌]秋天的果實

某年冬天

某年冬天,我们很疼
我们没有雪,没有悲伤
没有梦,也没有白昼

某年冬天,我没有睡着
我睁 大眼睛
我在南方的凌晨三点
等待天空的破裂,
等待黑夜无休止的流血

via  『天涯诗会』 [诗歌]某年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