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狂想曲

不真实的情歌和不虚假的颂歌

不真实的情歌和不虚假的颂歌

诗/李代桃

我做过一个梦,关于你,关于世界
关于一阵风卷走一个锡兵
(故事已记录在第17页)
雨滴 敲在 前世的 棺材上,如
一段摩斯电码————
否认的 消极的 负面的 下降的 消亡的。

那条 紫色的线上,一些日子
正在向北方流动。掌纹很明显
被人动了手脚,带来错误的占卜。
唉,但是,别怪它!
还有拒绝接收的书信:
如一只死燕子被埋在——————
无法送达的
小兴安岭的
枞树脚跟的
腐叶堆之底。

回旋,回旋,玉石,回旋。
伤感结成水晶,一切责骂
由岁月承担。应有
午夜需要去失眠
三个水池映着白白的月亮
请谈论梅花兰花菊花和竹子,
请嗅一嗅 赤橙黄绿青蓝紫

如此,你————帕拉黛斯的人子,
天上的智慧芯片,
在距离的末端和时间的后来,
你记载过:“每一次死亡都是
为了建设深处的灵魂,
一次词语的失败只是
固有逻辑的自我确认。”

一切已声明。

高空是天空的领土,
飞鸟是白云的货币。
而你————帕拉黛斯,
只是一个败坏了
所有风俗的聪明人,
在爱情中忏悔和觉醒
顺从着美的香气
你 坠落进溶液
利如剑刃
不着一语

那棵松树

那棵松树
诗:李代桃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
和煦的阳光下随风摇摆
一定有风,一定有野花香
一定有某个旅人经过,不经意地
看到我想像中的松树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
浩瀚的星空下沉默不语
它的枝条在颤抖。在白天的时候
一定有一名女子在它脚下哭泣过
现在,她已经累了
做着本属于我的梦境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里
疯狂生长,不因为夏天,不因为
我想像的鼓舞。那棵松树
一定正在遥远的树林里
随风摇摆

2011年3月8日

苹果,腐烂的苹果

  苹果,腐烂的苹果
李代桃

那只苹果其实已经烂了,死了一般
躺在我的柜子的第二层

所有的成分已经被替换
动脉里流淌着发臭的血液
大脑里填塞着恶心的绿汁
它再也发不出声音,作一次撕裂的嚎叫
或者像样地对我挥挥手,微笑着说:
哪,其实我还活着。

啊,其实它已经死了。
并非缘由意外,或有策划的谋杀
它只是死了,像每个苹果一样

我应该把它比喻为一颗被钉死的心脏
被禁止跳动。或是一只黑天鹅
被折断翅膀,孤零零地瘫在废地上

可它只是一只苹果,是我离开家时带来的
妈妈偷偷地把一袋苹果塞进我的行李袋
三百多里路,它们紧凑在一起,屏住呼吸
在来到广州的那个下午才被我发现,它们
蹦跳起来,欢叫着,在我的宿舍里乱跑

而如今只剩下这一只腐烂的苹果仍活着
它固定着,它发臭着,它忧郁着
它沉思着,它死了一般地躺着
我没有必要扔掉它了,看来。
因为它已经腐烂了,无法改变的最终判决

嗯,我打算让它一直存在着
等待着是否真的有一天
它会一言不发地离开,如鬼魅般
消失,不留下一个原子

如果真的有这个疯狂的下午出现,我
将赤身裸体地跑上大街,泪如泉涌
叫唤着它的名字,如同真的失去了
我最好的知心朋友

2006-10-29,16:16

深邃如渊,藏埋了喊叫
与嘶吼
(他们把这比喻为眼珠)
题作痛苦的是自己
题作迷惘的是他人
更有一种拉扯或推动的
力量,膨胀着,膨胀
着。罪恶迷漫
刑罚铭刻在羊皮纸上
无耻。厚着脸皮如壳
的人跌了一跤,他没有哭
只流出无穷的空白


污水化成瀑布冲洗着
肢体的峭壁。他在奔跑
有人有人有人现代
主义有人有人现代主义
工业像齿轮轧过脑
子,机械像诗人一样
撕心裂肺地嚎叫
荒原上的艾略特
荒原上的艾略特
重复着同一句话:


走在和血脉一样
漫长的街上。行人
如云如烟。
“别在这里造诗。”
一辆十三世纪的汽车
压过一棵小树,枝叶
散遍了马路。
“别在这里宣言。”
一个乞丐死在没有人
看见的地方。


壳,第一个名词,然后
开始活动,割裂
走在壳中说不出是
多美妙,说不准
会幸运地死在壳中

2005/2/24夜

半夜的朝圣诗

半夜的朝圣诗
诗:李代桃

(一) 序曲

我不会否定我的听觉、视觉。--它
使我在人世间受尽了沙石的拷打。我
坚信,我坚信。
神是从一点磷火创造出来的。这是我
亲眼见到
的。神穿着的衣服是裸体。神的
圣谕是疯狂的哭叫。

神是从沾露的草尖上浮起来
的吗?没有人承认,也没有人否
认。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发出了妇女的疯狂的尖叫声:
“有人杀我。”神笑了,把刀从他的胸口拔出来
让我端详。

我沉默了。

我哭了。

神哭了。

你以为你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就是我吗?
你以为我可以把你从苦海中救出来吗?

(二) 咏叹调

走吧,兄弟
他人的目标就是我们出发的地点

我们要回去
回到那片荒无人烟的草原

我忘不了那里冉冉升起的烛火
和那些酒可以使人醉上三天

我可以独自跑







最后死得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是儿子,我哭着,一口口
吃掉我的父亲的遗躯
我要这样活下去哪

我要回到那片草原上
过几十年,让我的骨骸
排列成文字

或许它们就是诗歌

(三) 插曲

我能爱的世界是多少残酷

(四) 独白的台词

我梦见很多人
有的成了朋友
有的朋友拿着刀
有的朋友拿着笑
有的人成了陌人
他们擦肩而过
只剩我一个在大道边玩弄朋友的礼物
笑伤

(五) 唱咏

我走过的路或许很漫长,我己遗忘。
我走的路沿着墙,
墙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我的路是通往永恒,
墙就延长到永恒;
我的路是通往天堂,
墙就延长到天堂。
我的生命有多漫长,我己遗忘。
我的命是通往死亡,
墙就延长到死亡;
我的命是通往幻想,
墙就是延长到幻想。
我的生命有多长,我己遗忘。
我的生命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墙总是延长到我的生命无法到达的地方。
我的生命总是在墙的倒塌下消亡。

(六) 第五章的回旋:和声

生命总是在墙下消亡
有如
事迹总是在墓碑上铭刻。

(七) 清晰的声音的咏唱

墓碑,沉重的墓碑
倒下,激起了尘土

这些尘土
象征着我的一生吧

(八) 压轴之章

我想我还有问题欲向神询问的。
但神会在这之前先我死去的吧。

(九) 朗诵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 下午 写

书店

书店

/李代桃

脑袋在膨胀
心灵在渴望
紧缩的是 皮囊

苍蝇在翱翔
到处是花香
最美的是最贵的

价值在下降
价格地往上
我的脑壳因膨胀
碎裂
我的心灵因萎缩
化尘

书店上排着精神食粮
每一本豪华的书都是九折!

2003.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