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燕英

什么时候去高明

什么时候去高明

詩/李代桃

什么时候去高明啊
那里有一个熟人和一个约定
在等我;那里有已结成菜油的油菜花
在等我,或不再等我;那里有一个夜晚
在等我——在上铺或下铺,决定了
宇宙顺时针或逆时针运转;那里有一份情意
在等我,会在等我;那里有一个车站
和它奇怪的气味,在等我;那里有一份情绪
等不及我,它自身分解合成了多少次;那里
高明在等我,一个我没见过的城市,
在等我。我将带着地图和睏倦前往,
带着广州前往,带着电白前往,
带着情绪前往,带着
一个手机,一套衣服,
一串钥匙,一个身体,
一副眼镜,一身污垢,
前往高明。我将走过道路,
走过地铁,走过白天,走过炎热,
站在一个指定的点,和一个方向。
那里,陌生的高明,但我将如同第一百次回到高明
一样熟悉,如同第一百次推开
同一道门;我在期待中认识了它:
它在美国的对岸,银河系的边缘
它在某个房间藏着几十本书,它在麦当劳
准备了城市刻板生活的家常菜
——真的会让我宾至如归!

什么时候去高明啊!什么时候
那会是我最后一次去高明。

忧伤的情诗

忧伤的情诗

寄友

诗/李代桃

这回音
来自于 我 或 一只野兽
在邪恶火焰里灼烧的心
翻滚 碎裂 爆破
在纸上
在你的面前

我希望你能读完它
这个回音
来自于 我最深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村庄
一年有三个冬季
那里有一具沉船
保藏着我的圣殿
那里有一种宗教
每块石头上都有你的脸庞

希望你能好好读下去
别忘记在笑声里带上你的恶毒
——因为我是心怀恶毒写下去的!
尽管我想把它写成一首浪漫的情诗
不要肉身
也不要爱情

看哪:从这个到另一个
从一颗星球到另一颗星球
从一根小草到另一根小草
从一份猜疑到另一份猜疑
从一片陌生到另一片陌生
从我到读者
每座桥都很长
且看我要用吵闹击碎沉默

如此,它完成了
我希望你能好好看着它如何站立起来再如何从云端上崩落
这是声响
这是回音
这是忧伤

08年6月16日与燕英的短信纪录

燕:我第一次感觉到中国这么没有言论自由!第一次感觉到共/产/党这么没有自信! 18:59:56

李:别绝望,事情还没有那么糊糕。建 议你去看一下奥威尔的《一九八四》,这一本一度引起起千我的恐慌的小说。我们活得比一九八四好。更何况你只是刚
则了解这领域的一部分,不必悲观, 希望还是有的  (发送失败)19:07:27

李:向你说下我的政治立场:我不喜欢共/产/党的所作所为,我认为政治上的东西绝大都是肮 脏而令人难以忍受的,不从人道出发而寻求暴力为解决方案的行为是不可谅解的 19:11:23

燕:他操纵着所有的话语 权!19:22:48

李:它有话语权,但我们有话语。放心地生活吧,形势是向改善的方向前进的。19:27:37

李:在 你的学校环境内,小心别因冲动表现出令他人不快的政治想法,可能会对你不利,而且这种冲突没意义。19:33:24

燕:我们若连十几二十 年的事都不敢面对,别最说中国五千年历史了。
今天的积极分子我就很难受,不上去说话 19:28:51

李:还是得如常地生活,那 些事都过去了。地震死了近十万人我们一个多月就不当一回事了,更何况差不多二十年了数目都未清晰的一帮人 19:33:24

李:你说过, 你不会否认你的民族身份,那成为一名普通的人,去参与改善这个国家的浩大的历程吧 19:35:23

燕:过了四级再说!19:36:19

李: 好,祝你成功19:37:05

燕:你说了,形势是向好的地方发展的,我可是忧天了!…?最近我有对罪犯有一个新的认识,就是有的犯罪他是 真的犯了罪(比如杀了人),但自己也真的认识到自己的罪,并能从此以后不再犯了,好好做人,并尽做好人。
而刑罚的执行的目的大概有二,一报复,二 教育改造。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这个犯罪有没有必要放进监狱。
首先,监狱里面的教育改造已经没必要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罪,并也知道了如 何做好人,这是教育的意图;然后惩罚,但如此一个好人将元气大伤,并在监狱里失去做好人的能力。
这样看来这个人是不必进监狱了,其实大缪!不要忘 了,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做错事后可能还能是个好人,但受害者已经不是人了,若不报复,社会若没
有报复心,没有一颗惩罚的良心,所有 人都可有一次为所欲为的机会,这是多么
可怕的事!如此正义是不存在的。我们假设八/九/年/六/月共/产/党做错了事,我们假设他现在是好人(很 象,或是真的),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不道歉,不接受人民的审理,若没有一个更大的正义去审判一个掌权的党派,最后正义的话语权终会失去!20:07:30

李: 不,我没有说共 产 党是好人。事实上它仍在做秘密逮捕知识分子的勾当,你不了解这方面的资讯。我说改善,是指清醒的人在增多,党终有一日会为它的恶劣行为付出代价的。审判是 必须的,大家都知道,但这做得到吗?形势确实对自由的追逐者不利,但总有一天,他们会得到解放。现在我们所要做的,并非抱着飘渺的过去咒骂,而是要知道我 们现在是什么环境,改变现在,掌握未来,再清算过去。放眼现时中国周遭,是不容乐观的,但必须乐观20:24:10

燕:我不知道这些信 息,我若听说了,可能也没法判断它真确与否,因为不乏别有用心之人。
我所说的,都是假设。20:28:56

李:你的理论是正确 的,但还未是实施的时候。在某些时代,真理也得衣衫褴褛地隐匿在荒市的角落 20:31:36

燕:我想把今晚的谈话弄到博客上去,看他关 不关我的。20:43:16

李:我帮你打字好了,我有电脑 21:00:02

燕:那也好啊。你们进入复习阶段了吧?什么 时候放假?21:02:17

春日断章

春日断章

/李代桃

风吹动

我体内的一千片叶子

在阳光下凋败,或者

被灌满 危险的浓绿

诗外对话:

燕英:你有没有暗中惶恐不安?我是有了,危险的绿啊。有些东西死了,取而代之的是弥漫全世界的像极了塑胶般的情欲。
代桃:春天的军队可真强大,我们都被围截了。所幸的是,一些东西可以在我们心上重生,除了恐惧之外,我还感受得到喜悦
燕英:喜悦!
代桃:对,用心去感受。
燕英:白日冥冥,人心不如此天。这样高高在上。把什么也想清楚了把什么也看清楚了。

二○○八年四月二十六日 傍晚

来自燕英的短信

作者:燕英

北方的草原是张魔毯
载着愿意作梦的羊群飞到天堂
含笑的孩子从此不再长大
让魔毯依然是魔毯
让天堂永远是天堂
……超华,长大的我们,不仅仅世故而已,或许这里的我们,仅仅是我

高中时写了想寄给你的,但一直没寄。
那些梦想是难以实现的,这世上没有魔毯,人类也没有翅,天堂也会坍塌。。很辛苦

17:09:25
12.23.2007

燕英

燕英

 

/李代桃

 

我想念你,燕英

水东的夜被妖冶所笼罩

想像我在德令哈

我想念你,燕英

 

我觉得在这片迷乱的土地上

能被概括成故事的已经失去意义

无法述说

我在这里失落的期望和碎了的心

再也无法找寻

你和我一同离开那片天空

却散在不同的路灯下

同样的孤独都缠绕过我们

燕英

 

我不曾知道那是一条失去朋友的路

一条通向各自的虚无的道路

被碰倒过的玻璃瓶,疲劳的老马

还有伤口在微微颤动的黄昏

谁都老了,至少我自己

 

开满城市的鲜花太过高傲

那不是我们。我愿

袒露瘦弱骨头凸现的身体

走回那片田野

 

我想念那片水稻,我曾是他们的国王

我也曾是哭泣的孩子

赤脚奔跑在秋日的田地上

在荒芜的土地上下跪

我的泪水泡胀每一颗干瘪的稻粒

 

黑暗中透露着彩色的信息

那早己逝去的少年的宇宙

 

我想念你,尽管我经常忘记你

我想念你,请你不是我的陌生人

 

欢乐微不足道,痛苦何必去提

我想念你,燕英

 

2006.1.21

 

 

 

人生于世最大的悲剧在于人观看度参与了整个人生,甚至改变了它的轨迹,但他仍发现失去自己一样有人承担他的任务。他有权力,但他找不到其价值所在。

 

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