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浪漫派

我睡过了一百个夜晚

作者: 李代桃 lidaitao.com

我睡过了一百个夜晚
做了一百个梦
都没有梦到你

我走过了一百条路
遇到了一百个熟人
都没有遇到你

我死了一百回
生了一百回
只见过一次你

2015.8.15

忧伤的情诗

忧伤的情诗

寄友

诗/李代桃

这回音
来自于 我 或 一只野兽
在邪恶火焰里灼烧的心
翻滚 碎裂 爆破
在纸上
在你的面前

我希望你能读完它
这个回音
来自于 我最深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村庄
一年有三个冬季
那里有一具沉船
保藏着我的圣殿
那里有一种宗教
每块石头上都有你的脸庞

希望你能好好读下去
别忘记在笑声里带上你的恶毒
——因为我是心怀恶毒写下去的!
尽管我想把它写成一首浪漫的情诗
不要肉身
也不要爱情

看哪:从这个到另一个
从一颗星球到另一颗星球
从一根小草到另一根小草
从一份猜疑到另一份猜疑
从一片陌生到另一片陌生
从我到读者
每座桥都很长
且看我要用吵闹击碎沉默

如此,它完成了
我希望你能好好看着它如何站立起来再如何从云端上崩落
这是声响
这是回音
这是忧伤

踏莎行 车陂发廊妹

踏莎行 车陂发廊妹

.李代桃

藕臂生香,纤眉溢彩,
西施间巷应犹在。
水清汰净客乡思,
灯前似昼妖容态。

舞绞如风,功夫赛外,
千愁尽落青丝改。
浣纱旧事月花羞,
风尘此际存岑黛。

注:“间”字用第四声jian4

我那在海上死去的父亲

我那在海上死去的父亲
—-献给我的精神父亲弗兰茨·卡夫卡
李代桃

(一)
父亲 你的儿子在黑暗中呼喊你的名字

(二)
父亲 我在异乡 看见满天星光
我喜爱这里的每一个美丽的姑娘
她们的裙摆闪烁着如火焰般的光辉
她们的眼神美艳 总让我感到慌张

我每天早上醒来听到渔船的汽笛声
我就会幻想你是否也在这时出航
父亲 你只不过是一个瘦弱的船员
我爱戴你 正因为你不是船长

有时候我总以为自己正在恋爱
因为我会眷恋渐渐下沉的夕阳
可我知道 你的儿子的心里
永远不会把你遗忘

我有时候会喝酒 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
我在寒冷的晚上 在大街上彷徨
我已忘却你的嘱咐 但我没有背叛你
尽管你叫我不要太轻易悲伤

我看见的明月永远悬挂在我的头上
而我将在匆促中倏忽间死去
我已太久没有去拜谒你的墓地
你的坟冢是否荒草丛生 那么凄凉

我有时会写一些诗歌或小说
提醒自己仍然拥有绮丽的梦想
父亲 你生我时是一棵树
我长得再高也是为了眺望远方

我真的很佩服你是一个旅行者
但你从来不是我的偶像或榜样
你是我的父亲 慈爱的父亲
你占据我的小而无力的心脏

父亲 我很想念你` 有时我会哭泣
我坐在一把扶椅上啜泣 等待曙光下降
我只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 它狭而小
但我总腾一个适当的地方安放你的遗像

我看见我身边的人们或哭或笑
于是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快乐和悲伤
我总以为在白昼中一切都会很美好
但在人群我会变得更绝望

父亲 我找不到失散的兄弟们
他们跟我一样流落在四方
有的兄弟或许比我更孤独
但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他才恰当

我多想攀上你年青时攀过的那根桅杆
尽管那上面有旗帜已经破烂 随风张扬
我多想在风中和兄弟在甲板上一起跳舞
和我们的姑娘在波浪的摇晃里一起歌唱
或者像你一样意外地罹难于大西洋

2004.3.3午 14:00

内心的舞蹈--《无韵之舞》序诗

内心的舞蹈--《无韵之舞》序诗

/李代桃

 

有谁会来打扰你
有谁会无意间踏进这荒芜的墓园
有过玫瑰 有过丁香 有过淡菊
有过这迷人的春天点缀这荒芜的花园
有过雨水 有过树林 有过浓雾
有过复杂的道路交错编织成的迷宫
有过欣慰 有过悲痛 有过平静
有过由璀璨的繁星点缀的苍穹
有这宽阔的舞台 有这自舞的优伶
有这熟睡的观众 呻吟的掌声
有过这个梦 有过破碎的一天
有过海堤上的彷徨 有过在大街小巷的穿梭
有过曾经熟悉的猛然陌生
有过曾经崇拜的骤间破裂
有过这无声的歌曲在一遍遍回旋
有过它悄悄地伴我走过了多少千里路
有过这内心的舞蹈在一圈圈旋转
有过它默默地在舞台灯光熄灭后
流下过的两股清冷的泪水

2006.02.06 13:31

半夜的朝圣诗

半夜的朝圣诗
诗:李代桃

(一) 序曲

我不会否定我的听觉、视觉。--它
使我在人世间受尽了沙石的拷打。我
坚信,我坚信。
神是从一点磷火创造出来的。这是我
亲眼见到
的。神穿着的衣服是裸体。神的
圣谕是疯狂的哭叫。

神是从沾露的草尖上浮起来
的吗?没有人承认,也没有人否
认。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发出了妇女的疯狂的尖叫声:
“有人杀我。”神笑了,把刀从他的胸口拔出来
让我端详。

我沉默了。

我哭了。

神哭了。

你以为你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就是我吗?
你以为我可以把你从苦海中救出来吗?

(二) 咏叹调

走吧,兄弟
他人的目标就是我们出发的地点

我们要回去
回到那片荒无人烟的草原

我忘不了那里冉冉升起的烛火
和那些酒可以使人醉上三天

我可以独自跑







最后死得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是儿子,我哭着,一口口
吃掉我的父亲的遗躯
我要这样活下去哪

我要回到那片草原上
过几十年,让我的骨骸
排列成文字

或许它们就是诗歌

(三) 插曲

我能爱的世界是多少残酷

(四) 独白的台词

我梦见很多人
有的成了朋友
有的朋友拿着刀
有的朋友拿着笑
有的人成了陌人
他们擦肩而过
只剩我一个在大道边玩弄朋友的礼物
笑伤

(五) 唱咏

我走过的路或许很漫长,我己遗忘。
我走的路沿着墙,
墙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我的路是通往永恒,
墙就延长到永恒;
我的路是通往天堂,
墙就延长到天堂。
我的生命有多漫长,我己遗忘。
我的命是通往死亡,
墙就延长到死亡;
我的命是通往幻想,
墙就是延长到幻想。
我的生命有多长,我己遗忘。
我的生命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墙总是延长到我的生命无法到达的地方。
我的生命总是在墙的倒塌下消亡。

(六) 第五章的回旋:和声

生命总是在墙下消亡
有如
事迹总是在墓碑上铭刻。

(七) 清晰的声音的咏唱

墓碑,沉重的墓碑
倒下,激起了尘土

这些尘土
象征着我的一生吧

(八) 压轴之章

我想我还有问题欲向神询问的。
但神会在这之前先我死去的吧。

(九) 朗诵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 下午 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