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志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话

谁的父亲死了
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
谁的爱人走了
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

1

很久没有听中国音乐了,看着一个叫尹吾的歌者在被埋没,看到许巍一天天地庸俗地起来,开始爱上听众,看见朴树选择了完全放弃,选择了埋藏过去在现今中竭力表现欢乐,看见摇滚在一天天愤世嫉俗,一天天在教唆你,看见那些人不知耻地假装无辜,我想,中国音乐和中国文学一样,都没有出路,都在沉浸于陶醉自我,都在奔死亡.所以我一直在听那些字母拼成的歌曲,似乎它们更能响应我的内心.

五个月前我发现了在摇滚之外还有一种音乐在探索着存在,Folk,他们称作民谣.

如果有过激情而激情已经死去,如果你还想提醒你在憧憬着什么,尽管你不知道在憧憬什么,民谣来了.

以前也有听过,只是从来都是觉得那么琐碎,不说一点关于世界关于人类的东西,太过苍白.而摇滚,就像一只凤凰,永远不会死去,还想着改变世界,不肯改变自己.

多久之前,我发觉摇滚的内容其实是那么空虚,问鬼问神, 却从不自省.我喜欢的电吉它原来只是一堆扭曲的肌肉.暴力,只能破坏,破坏之后,我们无路可去.

而且它一直在伤害我的耳膜.第一次感到耳膜疼是在初三时把唐朝的《飞翔鸟》在磁带机中开到最大音量,把耳机放入耳朵,外界的声音完全听不见了,跟人说话的声音也异常亢奋。每个人都是一只飞翔的鸟,在太空和大地之间飞扬。我耳膜疼了起来,但我没有把耳机拿下来。因为我是一只飞翔的鸟,不需要听觉。高二的时候我从燕英那里拿一个涅槃的Nevermind,在上自修时听Smells Like Teen Spirits,最大音量,旁边自习的同学都听得到我耳机的声音。

这样,我的听力得到很大伤害。

摇滚不仅在叫嚷着破坏你的大脑,还在破坏你的耳朵。

但我一直在听,因为我以为在此之外再也没有音乐算得上音乐了。

现在想来,其实我追求的只不过是独立音乐,我只不过被摇滚误导了。只不过那时没有条件去接触更多的音乐。

然后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地点,适当的朋友时,我听到了9 Crimes.

九宗罪,我当时这样告诉燕英。在此之后,才知道那个唱歌的人,Damien Rice.群里的人叫他DR,亲切一点的叫他大米。

我在向往德国之后,发现爱尔兰原来更是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处找DR的歌,一遍遍地听,The Blower’s Daughter,Cold Water,Eskimo,Elephant,Grey Room…

听Folk之后发现人类离灭亡的日子还有一段距离,因为我们还需要很多时间来悲伤。

既然墙壁撞不开,那么我们就坐在这堵墙壁下面歌唱它吧。

2

我是否该写一首悲伤的歌
在你睡不着的时候唱给你听
我是否该写一首哀怨的歌
在你沉默的时候唱给你听

《梵高先生》《卡夫卡》《你离开了南京,从此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话》《董卓瑶》《被禁忌的游戏》,李志。

李志,这么普通的名字。他也不是中国最出色的李志。谁的父亲死了/你告诉我如何悲伤。这个声音在我的耳边一出现,我以为是尹吾。

不是尹吾,李志没有嘶哑的叫喊,他在低沉的说话而已。

又是因为卡夫卡喜欢上一位歌手。

他没有渲染绝命的孤独,他只是在唱,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黑黑黑黑黑,是这样吗?

没有电音,只是一把经典的吉它,只要拿出这个已经是开启我们心灵大门的钥匙了。

没有失真,只是一把低沉的嗓音,好像在看着一本书,不像是在听音乐,因为他来得那么自然。

如果要solo的话,就整首歌都在solo,因为你离开了南京,从此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话。

专辑的封面没有头部,只是一个B&B,只为音乐已经说了他要说的话了吗?

只不过不是他所有的歌我已经听习惯,还在一直听。

写这篇东西只是想说,我前面已经为听李志不知不觉做好了准备,李志昨天准时来了。

----

UPDATE:

我建了一个李志Q群,群号是51236714。验证信息请注明:yo2.

2008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