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本

战后的生存比身处原爆时的地下室更难承受

战后的生存比身处原爆时的地下室更难承受

/李代桃

二战,人类共同记忆的共同部分,无论是任何一方,也是充满苦痛与无力的。没有任何一个参战国,无论是战胜国或是战败国,都有资格去作为战功去炫耀,更不是自辱的伤口。

我一向喜欢大江的小说,负罪感与挫败感纠结的集合体。更是不甘自我消亡的挣扎吧。大江是战后一代的作家,也就是所谓的幸存者。

幸存者的生活是艰难的,因为那是人类的尊严己然完全丧失后的时代。无论是犹太人,还是日本国民,对于他们来说,城市的废墟可以清除重建,而内心的崩溃,却不是人类生来可以承受得起的。

昭和三十三年,也就是一九五八年,原爆过后的第十四年。

平成十九年,原爆过后的第六十三年。

两代人的更替,原爆的记忆却延续下来。我在看电影(夕凪の街 桜の国)时一直在担心,两代人如何交流?父亲如何向孩子讲述,她祖母身体上的烧伤。孩子会否要求父母回忆,在日本发展的半个世纪中,残留下来的半毁佛像曾见证过什么。

我感到欣慰,这条记忆的链条没有断裂。孩子的眼眶中,也同样涌出泪水。二战早成历史,但个人的体验却是无法抹灭。至少,在墓碑上排列的那几个名字,证明着时代的更替,他们代替我们经历过。

我感到欣慰,战后一代的生存是艰难的。但内心在战争时期也抱有希望,在结束后也不放弃过。“不管是有多么艰难,也应该积极点地活下去吧。”战后的生存可能比身处原爆时的地下室更难承受,但只要我们活着,人活着就是有目的的。

二○○八年十一月九日

附本片全剧照一百八十四张:
相册一: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3046460/
相册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3046609/
相册三: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3046728/
相册四: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3046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