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幻想诗

诵经虎

诵经虎

/李代桃

夜色浸入墙壁内部
四邻静默无人高语
欲望也该有休息时
好人恶人梦何处去

悄然灭灯魂娴神浮
小室黑暗形单影孤
教谁与我共叙一宵
诉尽青年幻灭抱负

幽幽独坐心乱难护
更听窗外夜风徐徐
半个世界已经静止
何处归去何处归去

忽有黑影攀上窗户
可怖身形不知何物
朦胧夜色不敢相信
却是一只斑爛老虎

庞然虎躯室内盘踞
竟吓得我无法言语
心生恐怖烦恼皆散
老虎入室如何对付

凶猛老虎只是坐住
对我惊慌不作理顾
只端坐在我的面前
不张口爪紧闭双目

月下老虎惹人动触
虔诚如人诵起经书
宇宙无限时间凝结
银河塞流风仍轻拂

那虎吟如轻盈散履
在小室内来回踱步
惊恐感动在我心间
同时散漫化作虚无

诵经老虎所念何书
我听不清一字一句
个个音节扣人心弦
解脱心灵坠入云雾

不知何时四周静穆
诵经老虎早己离去
夜色沉重如铁如钢
蟋蟀声声诉尽痛苦

还是剩我形单影孤
窗外月光倾泄如注
世人悲欢何以足道
比不上诵经的老虎

2008919日晚 初稿
2008
924日 稍作修改

图书馆里的失踪者

图书馆里的失踪者

/李代桃


他失踪了,到哪里去了?

你明明目睹他持图书证卡通过检测通道的整个过程。
你明明跟踪他,走上三楼的外文阅览分馆。
他那平稳的脚步并非悄无声息,你听得见。
他那瘦削的身体在书架间游动,这很特别。

你还记得吧,他曾在日文小说架前翻过《小林多喜二伝》。
他还在艺术理论架前停留,看过那本《行为摄影》。
他从未曾远离过你的视线,你可以肯定
他不会躲藏在俄文书架后面。他恨透了俄罗斯。

可是他到哪里去了?你方才还盯着他
抚摸《西游记》的英译本的封皮。
他到哪里去了?
如一只浅黄色的蝴蝶消失在夏日的乱草丛中。
在有序排列的书架上
压抑的图书积聚着毁灭宇宙的力量
他怎么可能从封闭的图书馆飞身跃入太空
消失在图书馆大楼上的繁星之间?

可是他刚才还在英语诗歌架前啊,
那本拜伦的诗集还没有合上,
澎湃的诗行在书页上静静流淌。
这证明他从来未曾离开,
他只是失踪了,在这个封闭的图书馆内。

等等,他真的是消失在这本拜伦的诗集内吗?
那么,是在哪一首?哪一行?
哪两个词语的夹缝?
抑或这只是假象,他伪装好失踪现场
挤进金斯伯格的《嚎叫》内
今晚他必满身酒气,永不回归?

但他就是失踪了,
就是 失踪了。
你甚至无法肯定
他是否真的 曾经在这个图书馆内部
停留过短短的四十分钟。

2008918

我忘了十九路车改路线前曾穿越的那条街道

我忘了十九路车改路线前曾穿越的那条街道

李代桃

我忘了那条街道,十九路车改路线前曾穿越的那条街道
有两棵小叶榕树,其中一棵下面有一个北京烧烤摊位
的那条街道

我在那里买过涅槃乐队的磁带,给过乞丐两块钱
在那里看见晚霞在灯光后面变得惨白
在那里看到一个女孩的侧面,格外美丽

但我忘了,那里的商铺
里面的商品的价格,在角落蹲着的民工们
我忘了,那里有过雨水
我还对你说过,夏天的雨水真足

我们还在那里见过一群灰鸟飞过
在那里的书店里面看书,两三个小时
也不肯离开

可是怎么才能在地图上找得到,这条消失了的街道?
我没有朋友在那里居住,没有和那里的陌生人搭过话
没有一所房子,愿意涂上我喜欢的颜色
一个在门槛上坐着的小孩,对我
充满敌意

我还可以向你讲述,那些人
如何拿走我的钱包,改变我的名字
把我错认作老朋友,拍过我的肩头

我可以向你讲述,那里的情侣
旁若无人亲着嘴巴,小偷在光天化日之下
偷走我的朋友的单车

总有一个长发的艺术家穿着拖鞋,
在晚上六点出来买菜
他开了一间画室,在小巷入口处贴着招生广告
他不是本地人,却把方言学得似模似样

没错,我曾经搭乘十九路车在那里下车
什么也没有做,转了一圈再搭十九路车回去

可我就是忘了那条街道,我无法说出
它的名字,它怎样割断城市的方向
我竟也无法想起,在那里哭泣过
多少次,在阳光下张着嘴巴
唱过什么歌

这条街道,如同一条河流,狂奔
轻易就穿过我多久没有回去的那个城市
洗刷着行走的人们,泡浸着
我倚靠过的墙壁

和我一起在那里徘徊过的那个朋友
自四月以来再也没有给我回信。
他说过,艾略特的四月是残酷的
而我们必定会遗忘,因为这城市本身就是
一片荒原。你会慢慢
忘掉所有的道路,记错自己的名字

是吧,这条消失了的街道
将被记忆的洪水淹没
所有的门牌将开始生锈
里面的树木很快腐烂
一切存在过的只是
或许存在过。

2007年6月21日 夜

明天不下雨的话,我们去流浪

明天不下雨的话,我们去流浪

/李代桃

如果明天不下雨的话,朋友
我们去流浪吧

背弃所有亲呢的朋友
放开纠缠不清的感情
推卸光辉荣耀的重任
忘掉辛辛苦苦准备了几千年的智慧
不过朋友,我们还是要记住每颗星星的名字

我们可以在三天之内横越智利的山脉
我们可以在亚马逊高谈阔论彻夜不眠
我们可以中东的沙漠安慰脱水的旅人
我们可以赤身裸体在恒河里
近乎亵渎神明地把生殖器曝露在晨曦中

如果明天不下雨的话,朋友
我们去流浪。

不要预先告诉你的家人,还有你那本快写满了的日记本
也不要带走。记得,留一条纸条
告诉他们要每天准时为你的菊花浇水
还有你窗前的芭蕉,快读完了的宋词六十家
也不要再放在心上

明天不下雨的话,你来找我吧
在我家门口外六十多米的拐弯处等着
要警惕,如果有谁路过,问起你要去哪里
你说我们要去旅行,不要说流浪
要为了我们的秘密,欺骗他

那我们会往哪个方向走呢?你犹豫了
退了两步。是的,这个问题
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
无论哪个方向,都有同样的风在吹拂
都有同样的沙子会吹进我们的眼睛

你低声地说了一句,明天说不准会下雨呢
气象台好像有这么说了。然后你驼着背
心怀鬼胎在离开了这条午夜的小巷。你腰上的那一大串钥匙
沙沙地互相碰撞着,在所有人都已经沉睡的夜里
显得格外地阴险。

2007年5月13日 4:06
———————————————-
站在阳台上,看着入夜了的广州大学城。所有的街道依然亮着,红绿灯还是一样有规律地闪烁着。远处,一只狗吠着,不停地吠着。外面的大学生运动会的会场快完工了,工地的灯亮着,但没有人看守。我想我会舍不得这个地方了,我们后年就要搬回白云山校区。这里的深夜如此宁静,让我白天骚动的心竟然这样暂时地平静下来。我们都不应该选择逃避,面对世间的苦难,虽然不能小题大作,也要勇敢地迎上去。对吧?
2007年5月13日 4:12

幻觉

幻觉

\李代桃

那是一场过份的大雪,村庄提前进入了睡眠
所有的乌鸦开始骚动,黑夜里的硬块
也在叫嚣,就在那里,森林的底部
流淌着一条泪水之河。

白昼能带给我们什么?只有沉默,沉默
我们一直在沉默着,回想着去年
在某地某人为了寻找一只鞋子而丢了性命
多愚蠢啊!可朋友,或者爱人
这是无可避免的。因为幻觉控制了我们的
生活,而生活赋予了我们幽默。

2007.05.06 19:53

失眠

失眠

  

/李代桃

 

蒲公英的叶子全都皱死,

声音化成到处蠕动的蚕;

一个人被从光滑的圆月

抛下,落到黑暗的人间

  

2005.3.1

记忆

    我不希望此刻的我
被你记住
我希望的是
被五年后的你记起

到那时我己经化成记忆
甚至一团雾气
弥漫在你的脸颊前

到那时,一颗露珠
凉凉的
挂在你的鼻尖

2005.2.19 午

无题 (我愿超越…)

无题 (我愿超越…)

  

/李代桃

 

我愿超越所有的痛苦和忍受所有的火焰

我愿经历漫长的死亡与沉默地等待千年

只为赤足来到这个阳光普照的世界

只为在来到这个世界的一瞬间

疲惫地倒下,安然地睡去,倒在你怀里

像一个不曾经历世事的婴孩一样睡眠

  

2004,10,19

黑天鹅之歌

黑天鹅之歌

/李代桃

好吧,一旦真相被说出来
我就可以安然死去

(一)

就这样,天空慢慢变黯了
你听见风哭的声音
天气变冷了.你脚旁
开始慢慢堆积枯黄的落叶

我们一起走吧,这条街道
好长—-它通往哪儿?
我看了看你的脸庞
感觉到了微妙的秋意

你笑吧,冬天很快来了
那些令你眷恋的飞鸟
都到哪儿去了?你笑吧
我知道北极的爱斯基摩人开始冬眠

要我如何解释 我曾经赞颂过的死亡
是多少美妙 我相信你
因为你是一个诗人 那么
让我们一起走吧 看一路烂熳春光

天空的颜色是你的心灵的影子
我深深了解到你的悲伤
那么凄凉,那么荒凉
甚至一只瘦削的小鸟也不能容忍

街道的行人在寒冷的隙罅中狂欢
你不要犹豫,和我一起
微笑着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我曾经耳闻你的往事,那个美丽的姑娘
是不是被白色的候鸟带走了
你该不该追逐那只天鹅
该不该让一块手帕沉入湖底?

你沉默了许久,迟疑着
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二)

我听见黑天鹅在歌唱,她的歌喉
在把水与芦苇搅浑。
这是一只美丽的黑天鹅,她自怜地看着自己水中的倒影
她孤身一个在这个被废弃的池塘里
轻轻地游来游去。我从天上轻轻飞过
连一个影子也没有在池塘里留下

美丽的黑天鹅在歌唱,她的歌喉
在把水和芦苇搅混。
这一只孤身一个的黑天鹅自怜地看着自己水中的倒影
轻轻地游来游去。我的影子从天上轻轻飞过
我呆呆的透过水层与黑天鹅对视

(三)

好吧,一旦真相被说出来
我就可以安然地死去

你把我的肩头揽紧,吻了我的额头
你问我,”冷吗?”我摇了摇头
我感觉到你温暖的体温

“天空那么多黑天鹅飞过,
那一只会停过我的身旁?”
摇头吧,我知道你也不知道

我们一起在街上行走,行人们从我们身旁流过
我们两人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里
轻轻地走来走去。我看见路旁的一棵桃树
笑得很开心,很灿烂。桃花开满了一树。

我们站在树底,看了许久
好吧,一旦真相被说出来
我就可以安然地死去

在这个变幻无常的世界,纯洁总是先于正义死去
取代纯洁的是善良,就是你和我

我感到很快乐,看着树下有两个人在看我。
我的脸红了,依偎到你的怀里。
你说,喀莎,那树桃花多美丽。

我受不了你的称赞,从空中飘落下来
好吧,一旦真相被说出来
我就可以安然的死去

(四)

那只黑天鹅在街上徘徊,羽毛稀稀落落
天空慢慢变黯了,只听见风哭的声音
天空慢慢变黯了,又听见风哭的声音

那些行人在围着黑天鹅观看
看着这只黑天鹅如何死去

我奋翅飞跃,离开了这个城市

那些行人该是多么惊讶,
那些黑天鹅该死得多么可怜
我看到前程一片光明,幻化成桃花
全掉了下来。那只黑天鹅最后被埋在了哪里?

2004-3-10 早

半夜的朝圣诗

半夜的朝圣诗
诗:李代桃

(一) 序曲

我不会否定我的听觉、视觉。--它
使我在人世间受尽了沙石的拷打。我
坚信,我坚信。
神是从一点磷火创造出来的。这是我
亲眼见到
的。神穿着的衣服是裸体。神的
圣谕是疯狂的哭叫。

神是从沾露的草尖上浮起来
的吗?没有人承认,也没有人否
认。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是祭坛上的朝圣者。袒裸着
身体。

我发出了妇女的疯狂的尖叫声:
“有人杀我。”神笑了,把刀从他的胸口拔出来
让我端详。

我沉默了。

我哭了。

神哭了。

你以为你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就是我吗?
你以为我可以把你从苦海中救出来吗?

(二) 咏叹调

走吧,兄弟
他人的目标就是我们出发的地点

我们要回去
回到那片荒无人烟的草原

我忘不了那里冉冉升起的烛火
和那些酒可以使人醉上三天

我可以独自跑







最后死得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是儿子,我哭着,一口口
吃掉我的父亲的遗躯
我要这样活下去哪

我要回到那片草原上
过几十年,让我的骨骸
排列成文字

或许它们就是诗歌

(三) 插曲

我能爱的世界是多少残酷

(四) 独白的台词

我梦见很多人
有的成了朋友
有的朋友拿着刀
有的朋友拿着笑
有的人成了陌人
他们擦肩而过
只剩我一个在大道边玩弄朋友的礼物
笑伤

(五) 唱咏

我走过的路或许很漫长,我己遗忘。
我走的路沿着墙,
墙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我的路是通往永恒,
墙就延长到永恒;
我的路是通往天堂,
墙就延长到天堂。
我的生命有多漫长,我己遗忘。
我的命是通往死亡,
墙就延长到死亡;
我的命是通往幻想,
墙就是延长到幻想。
我的生命有多长,我己遗忘。
我的生命有多长,路就有多长。
墙总是延长到我的生命无法到达的地方。
我的生命总是在墙的倒塌下消亡。

(六) 第五章的回旋:和声

生命总是在墙下消亡
有如
事迹总是在墓碑上铭刻。

(七) 清晰的声音的咏唱

墓碑,沉重的墓碑
倒下,激起了尘土

这些尘土
象征着我的一生吧

(八) 压轴之章

我想我还有问题欲向神询问的。
但神会在这之前先我死去的吧。

(九) 朗诵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八日 下午 写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