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天涯诗会

“天涯诗会”其实是一个让人灌水的地方

他卖完了一半今天新进的苹果,把自行车
停在门外,他换了套干净点儿的衣服,洗手
在窗前的那张小书桌上开始写诗

他虚构着生活,生活也虚构着他
他抚摸着生活,生活也抚摸着他
他倾诉着生活,生活也倾诉着他

他怜悯着被宠坏了的众生,在杆称中过日子
他消癯的身躯只有一百零六斤,己算上
据说重量只有二十九克的灵魂

他今天送了一个苹果给个小屁孩,被两个女生砍价
这是和关心人类一样重要的主题。
他没有歌颂,也没有诅咒
虔诚胜过中世纪的骑士,只是他没有
攻打一个任何一个城堡,呈献给王公

秋天,六百亿枚黄叶一齐坠入大地的黑洞
他眷恋的黑天鹅已经飞到更温暖的南方
这个城市在发福着,挤压着他已经过瘦的身体
像在逼供着真相。他依然在写诗
在雕刻着别人的记忆

暮色迷离,路灯履约全都亮了
昏黄染上了他的短衬衫,他拉上门
带上诗稿,去新时空网吧

噢,这城市的夜色多么容易让人流泪
血红的灯光捂住天空的嘴巴
谋杀了那些无辜的繁星,他溜眼看着
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子
想和她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倾谈,问坐几路车
能够抵达那片只有泥土、雪花、桦树的森林

他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开始打字
天涯诗会,人声鼎沸
他听不见质问,吵架,广告,发泄

“夜是一种费解的语言,而我如同
一个遗忘了一切的哑巴老人,无法记起,
无法描述。“他敲完最后一句,提交,嗒
卡上的上网费刚好用完,自动关机

10月26日,他抽空又来了趟网吧
他的诗有两个回复,一个是让人坐了沙发
一个是fy015t发的广告,代写论文

天涯诗会原来只是一个让人灌水的地方
他的帖子不知已经沉到多少页去了。

2007.1.16–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