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那棵松树

那棵松树
诗:李代桃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
和煦的阳光下随风摇摆
一定有风,一定有野花香
一定有某个旅人经过,不经意地
看到我想像中的松树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
浩瀚的星空下沉默不语
它的枝条在颤抖。在白天的时候
一定有一名女子在它脚下哭泣过
现在,她已经累了
做着本属于我的梦境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里
疯狂生长,不因为夏天,不因为
我想像的鼓舞。那棵松树
一定正在遥远的树林里
随风摇摆

2011年3月8日

夏绝两首

即景

蟬 鳴 三 四 起

葉 變 遞 輕 蔭

陌 上 誰 家 笑

行 人 亂 影 深

虐夏

烈 雨 傷 楊 柳

輕 風 病 海 棠

牢 騷 宜 放 縱

抑 鬱 斷 心 腸

沉默的颂歌

沉默的颂歌

诗/李代桃

夏天啊,当我沉默地站到你的身后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你听不到我的拳头
你听不到,我的短裙
在热风中摩擦,软弱的悲哀

夏天,当我安静地闭上双眸
我再也无法看到
你的暴行,你的残忍
你虐杀春日的棍棒
我无法看到,你怎样
摇落一树桃花,再践踏而去

你惧怕火焰,那原始的冲动
和刺痛的喉咙
你惧怕声音,在黑夜
每一栋楼房的窗口中亮起
在凌晨再集体静寂

这正是你所惧怕的,你惧怕
我们的沉默
你惧怕,炙热的目光
穿越你的制服,点燃你的内脏

我的膝盖好痛,但我不能
选择下跪。我不能
臣服于暴虐的烈日
卑鄙的子弹。我不能
在你的报纸上
读到我们的明天,在你的广播里
听到我们的末日。

或许,这只是夏日最后一阵
惊慌,但缄默,不会是医治它的药物。
你听到那燃烧的声音吗
那股烈火,从北极的地底静静地
蔓延过来,爬进城市和乡村的
复杂的根须上沉睡
它将要在你的黑暗的地下室里爆发
它将要在你的黑暗的地下室里爆发
它将要在你的黑暗的地下室里爆发
它将要在你的黑暗的地下室里爆发

二00八年六月三十日 贵州瓮安怒潮第三日

想了一句,现在写不了。

我想所有的虚伪在这个夏天彻底盛放,如同一朵艳丽的花,再慢慢凋谢。

无题(我放飞……)

我放飞一只黑色的塑料袋
(一只破破烂烂的塑料袋
底部一个大洞)
夏日的风,污秽的风
(把世界上所有的脏物收集
来激发我的眼泪)
鼓满了它
(塑料袋双耳受制于我的双手
摇荡不已)
我松手
(飞吧)
冀望它像一只乌鸦飞离
(它被吹高,又被压低
在地面不高处飞翔
回旋,快速滑行)
它最终像一只乌鸦飞离了我
(哦 黑夜的乌鸦
我内心的黑色塑料袋)

2005.7.4 20:07 灰楼        2010年6月8日 钞至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