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在别处

听说

听说你住在海的那边
风和海鸟驻足的岛屿对面
你爱去看海 等待夕阳送走
最后一批晚归的候鸟
让余辉镶在你的帽沿
像一朵游离的云彩 隐入城市
妖冶的灯火海洋

听说自去年六月以来
你已经不再给朋友写信
你声称放弃了你所厌恶的生活
好吧
不会再有台风来侵扰你的睡眠
半夜不会再有哭声
敲响你的墙壁
你或许风华正茂 风度翩翩
或许遗世独立 做了神仙

听说你已经不再写诗
总是推脱说,世界本身就是诗
是的
你宁愿做一个负心汉
背叛文字,杜绝思想
但是呀,你在我的城市走过的每条街衢
还留着你的脚印,你不知道
我所在的城市断电的那个晚上
它们闪烁得像铺在地上的明星

店铺

店铺

 

/李代桃

 

我在寻找那间店铺,我

在大街上踯躅

 

我要找的店铺在去年夏天存在过

可如今己无踪无影

我知道它己被搬走

如今站在我未曾抵达的陌生的大街

 

我不记得店主,我不记得货物

它曾经在我面前的某处

(现在它已经被替换

一间我不熟悉的店铺)

 

我在记忆的小道上

试图去找到它

我站在店铺内的位置

我在里面呼吸过的空气

或是被这个店主

残忍地带走

 

或许它面临拆迁,面临萧条

它不顾我的曾经来到

无声无息地走了

 

我知道它己离去

一条长长的大街只剩下我

即使我就地死去

这条大街的地图也不会

留下我的标记

 

灯火辉煌,暮色降临

我希望这无名的黑暗

能把我和早己远离的店铺

(它还存在吗?)

一同浸没

 

20051228

关于朴树,关于许巍

  /朴树:我去2000

青春的迷茫与愤怒就来了,心中的理想世界太美丽,现实太冷落,一个寂寞得快要死掉的人坐在角落唱歌。他说爱情和花一样美丽,而生活和荆棘一样疼痛。
我多想死,可我对不起我妈妈。我的生命是谁的?
唱完了就去沉默吧,任他们评说。
原谅我,我才二十四。

/朴树:生如夏花

我走过了好长好长的路,仿佛永远不再会醒来。是谁把我从梦中摇醒,说你爱我?爱情如此幸福,就如我的梦。
好啦该说再见了,爱人,一切已经无法重复呀。
我说不会再来,一切也认了吧。生命就如在海底沉睡了万年,浮出海面时我遇了见你。让情欲离开,让爱情留下,所以你走了。
生命与爱情有什么关系?是不是两种东西都渴望永恒。

/许巍:在别处

我是一只青色的鸟,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歌唱。我心中的姑娘就是你呀。
村庄已经太遥远,城市太冷落。
我是一个穷人,我只有歌唱的权利,如果你把这也夺去,我就会死去。

/许巍:时光,漫步

下车了,站台的灯光照在我的面上。昨天还未走远,而我己无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