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即兴诗

绝句·北京早雨

昨天我已经从天气预报知道今天有雨,
现在它就在下着了,
你说他是我的如期而至,
还是其他人的不约而来。

2016年6月27日晨,北京

通勤途中见烟囱

一心向天
我要问天
在天上探究
人间的意义

脚底下的人们啊
把我建设得高一些
再高一些
我再踮起脚尖
就能摸到木星

人们,却怀疑着——
“你要考虑我们的财力!
你要考虑工人的工资!
你要考虑项目的回报!”

我超脱世间,也不愿
使他人作桥
作为交换
我也能帮助你们:

我会尽情倾吐
你们的黑烟
你们的污染颗粒
你们的欲望
你们的沉默
无边的黑夜下
无边的忧愁

2015.10.30 早晨

冒险

冒险

诗/李代桃

砂子。沙漠。
一天。一千年。
马。站着和走着的马。
热。经多手买卖的热量。
故事。不同人知道的事实。
风。吹过的风。
! 生者和死人!

The Adventure

Written by Li Daitao

Sand. Sands.
One day. One thousand years.
A horse. Horses standing and walking.
Heat. Heat in exchanges.
A story. Facts witnessed by different eyes.
Wind. The blowing wind.
YOU! The living and the dead!

石沉大海

石沉大海

诗/李代桃

把所有的闪电放在天空里
把所有的生活放在地球上
把所有的飞翔缚于翅膀下
把所有的信件投入邮筒里
把美梦关在睡眠里
把夏日放在秋天面前
把行人放在街道上
把你放在心上

 

English version

Unsolved Permanences

by Li Daitao, and translated by the author

–To
Set all lightnings in the sky
Set all lives on the earth
Set all glides under wings
Set all letters in the postbox
Set good dreams in sleeping
Set the hot days in front of the autumn
Set walkers on the street
Set you in the heart

《云图》影评

《云图》影评

诗:李代桃

多少平常

多少失败的平常

多少有点声响的平常

多少几无声响的平常

算作一天的平常

积累起来的平常

一下子的平常

持续的平常

开始哭喊

有一些意义的哭喊

联结起六十四个方向的哭喊

在过去未来之间回响的现在的哭喊

(不是悲壮)

是平常

还是平常

还是回归平常

家遭贼破室所闻所见有作

家遭贼破室所闻所见有作

诗/李代桃

清早电言报突唐,近家姨父语仓惶。
吾家昨夜遭贼害,数影三更入北堂。
知我家人皆外出,攀枝入院过低墙。
穿门毁牖何其恶,覆柜倾箱污椅床。
闲纸碎银无所幸,新裳电视尽收囊。
旁家邻里闻动静,警讯不通只作盲。
物块财资犹能补,人心缺失何以偿?
更寒巡捕催还晚,草草点检令心凉。
盛世民丰何由赞,不知何者是豺狼,念此失言毁中央。
呜呼!盗贼横行不治任猖狂,平民碌碌赠君梁!

(依中华新韵,古风体)

注:
1. 电言:电话通报;
2. 突唐:唐突,突然的坏消息;
3. 毁中央:觉得很伤心;
4. 平民碌碌赠君梁:市民百姓辛辛苦苦赚钱,都送给了梁上君子,此乃气话。

丧志诗:太迟了

太迟了

诗/李代桃

是否太迟了— —
去做个有钱人,去找个
称心的女孩
年少无知时曾梦过伊。

是否太迟了
去做梦,更不用说 去实现
(最近失眠老是缠绕着我)

太迟了,真是太迟了
成为你想成为的少年
成为不敢想成为的
男人

太迟了,真是太迟了,于是
只能看着河流汇入大海,一切
归于无用。

那棵松树

那棵松树
诗:李代桃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
和煦的阳光下随风摇摆
一定有风,一定有野花香
一定有某个旅人经过,不经意地
看到我想像中的松树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
浩瀚的星空下沉默不语
它的枝条在颤抖。在白天的时候
一定有一名女子在它脚下哭泣过
现在,她已经累了
做着本属于我的梦境

那棵松树在遥远的树林里
疯狂生长,不因为夏天,不因为
我想像的鼓舞。那棵松树
一定正在遥远的树林里
随风摇摆

2011年3月8日

病 中 夜 起 吟

病 中 夜 起 吟

停 風 靜 寂 漸 寒 深

月 隱 星 迷 不 覺 春

顧 我 煢 煢 誰 與 醒

沉 淪 夢 裡 病 中 人

庚 寅 年 二 月 初 四 寅 時 末

即兴短诗四首

即兴短诗四首

/李代桃

绝句

声音因爆发而破碎

时间因流动而回退

繁星因倾泻而败溃

你我因存在而落泪

二○○八年六月二十日

头发(2)

茉莉香,自夏日的深草丛间

散发出来。你此刻的幸福,

竟比不上一团粗糙的土堆。

有的人死得莫名奇妙,有的人

活得莫名奇妙。活着的意义啊,

莫过于一头湿漉漉的长发

在清凉的下午慢慢自然晾干。

二○○八年六月二十日

致旅行者

我从来没有在地图上找到

你经常念叨的地。在颜

色、线条和文字构成的地

图上,没有标记那阵彻骨

秋风,没有标记那株可能

活了数百年的白。没有

标记那场在城市毁灭的爱

情,没有标记那位听你背

诵海涅诗歌的姑。我从

来没有在地图上找到你经

念叨的地。那堆散乱的

地名,何其令我费思

二○○八年六月二十日

诗歌的意义

要么去生活,要么去学佛,别写诗。

要么谈恋爱,要么找工作,别写诗。

要么理个发,要么去购物,别写诗。

要么看小说,要么交朋友,别写诗。

要么听音乐,要么考证书,别写诗。

要么画画图,要么看选秀,别写诗。

要么接电话,要么跑海堤,别写诗。

要么领工资,要么加点盐,别写诗。

但如果这一切都无趣,姑且读首诗。

二○○八年六月二十日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