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危机感

处决

处决

.李代桃

当时他在躺椅上阅读着一本诗歌
当时她在厨房里准备着一餐晚饭
当时他已经关掉电视
当时她正在打开厨柜
当时他准备吃完饭后出去走走
当时她回想起十分钟前的广告
当时他们的孩子在卧室里安睡
安详的下午四点四十五分哟

然后
门打开时是没有声音的
窗撞击时是没有声音的
急促的脚步是没有声音的
激烈的搏斗是没有声音的
咆哮是没有声音的
哀求是没有声音的
手枪射出子弹时是没有声音的
鲜血流满地板时是没有声音的
愤怒是没有声音的
黑夜是没有声音的

安静没有开始,结局也只能沉默
厅堂的瓶花在死命绽放
隔壁的电视在插播广告
沉默霸占了整个下午
连门铃也不曾响起过一次

二○○七年十一月五日

--

在这个国度,似乎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我是小人物,总会想着保护自己。但我又无法安置我的愤怒。

我给燕英展示了《街道上的野蛮人的诗歌》 ,我(即“黄舒骏”)向他解释,我为什么写这首诗:

燕英 11:30:34
这些都是你替他们说的话吧
黄舒骏 11:31:04
我叙述的口气就是以他们的身份出发
黄舒骏 11:31:17
不过结果同样的是,没有人听得到
燕英 11:32:29
唉。新闻都传不出,作为诗歌就更难了
黄舒骏 11:33:08
其实我也有所考虑的……
黄舒骏 11:33:27
如果写杂文散文小说评论,肯定被禁被删
黄舒骏 11:33:39
如果是诗歌,结果就不同了
黄舒骏 11:34:03
因为没有人来关注,我就可以把他们的悲愤保存下来
燕英 11:35:24
诗歌都写了,想信你不会介意去试写散文杂文的。。被禁被删也不打紧
黄舒骏 11:36:55
活在尘世,果然好累
燕英 11:37:49
如你是斗士的话,就乐在其中了,哈哈
燕英 11:38:44
但你又不出世又不入世。或出又出不了入又入不了。这才是中国文人的苦处

在这个国度,这或许是一种适合懦者的选择。有人不喜欢类似”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这种隐晦的表达方式,但我仍然坚持我的方式。诗歌是我的第三只拳头。

诗歌是用来沟通的,不是用来教化的。虽然它的实体是由汉字组成,但对我来说,它已经成为另一种语言。有时候,人甚至不能和自己用同一种语言的人沟通。思想的鸿沟己经形成,只要对方不企图用强.权来侵略我的思想,我都可以保持冷静。但有时候,实在是毫无办法。只希望末日早点到来,好让他们知道上帝的存在,让他们收回他们的傲慢。

民众正在远离诗歌,而诗歌真的快死亡了吗?或许,只是诗人太过懦弱,再也无法承担起诗歌而已。诗人萎靡,并不代表诗歌式微。当读诗成为一件可耻的事,谁还会对一行诗会心而笑呢?我总有一个想法,诗歌是非常适合现代的,只要诗人不捆绑着它的茎条,束缚它的生长。我也和很多人一样,因为人的心中有一种诗性,所以诗歌是不会消亡的。而且,并非诗人才能创造诗歌,诗歌源自常人的内心,并且从内部改变这个人的灵魂构造。

2007年11月6日 午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李代桃

声音不是属于我的,手指不是属于我的
鞋带不是属于我的,红色不是属于我的
墨水不是属于我的,钢铁不是属于我的
时代不是属于我的,头发不是属于我的
裤袋不是属于我的,账户不是属于我的
页码不是属于我的,门铃不是属于我的
密码不是属于我的,网络不是属于我的
问候不是属于我的,照片不是属于我的
摇头不是属于我的,眩晕不是属于我的
昨天不是属于我的,证件不是属于我的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呵,朋友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二○○七年十月十八日 晚

妖冶的夜

  妖冶的夜

/李代桃

每个人
都沉湎在电灯光的淫窝

每个人
企图在规则之内寻找快乐

我愿意
把我的歌唱给你听
但愿这陌生的歌词
别被这妖冶的夜埋没

2003.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