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亲人

五十年

五十年

致父亲

或许五十年,山岭能因伤感而坍塌为深坑
承载重复的夏日的雨水
五十年,那株树苗或许会高耸入云
如此高傲,轻视我们,或许
它就会枯死,养活未知的菌类

或许这五十年,我能保持一个颓废的世纪儿的荣耀
能在冷漠的乐器的争斗一次次清醒
在智慧与虚伪间反复跳跃
或许这五十年,我有多少朋友
得道成仙,或离我远去
再无任何来信

五十年啊,足够重复念叨你的名字多少遍
五十年,也许就足够让你拿一份报纸
嘲笑头版不断变幻的大字

多么可惜的五十年啊,
你从来没有去悲伤过
你从来没有去勇敢过

不知道崔健,你也不会写诗
可我知道当你在广西横县的夜里
值岗的时候,你的忧郁
是多少深沉
2007年12月18日 02时 未能归家,祝福父亲身体健康

纪念一位老人—我的爷爷

1>
你的第五个孙子出世时
晨光微煦
你坐在村外的山坡上
和老牛一起咀嚼朝阳
婴儿的哭声
让你拖满皱纹 的嘴起了荡漾
2>
太阳就要坠到地平线下面
你用粗糙的手抚着
枯萎了的葡萄藤
彷徨地呢喃:
他也会走的 么?
3>
一贯慈祥的你
终于现出强横的一面
那一夜你把第五个孙子
关于你的记忆拽入了坟墓

六 个子女为你举办了法事
哭声中飘过几百元财产的影子

你的女人坐在床沿抽泣
念叨着一只丢失了的猫的名字

太阳 下山了
葡萄架被拆掉了
在夜幕挂起之前
你被 下葬了
4>
我在你的影子徘徊
在寻找方向时
尝不 透泥土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