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互联网

比特币如何会让国家垮掉(或许也能让我赚点儿钱)

作者/ 雨果·李夫肯德 Hugo Rifkind
译者/ 李代桃
原文链接/ How Bitcoin could destroy the state (and perhaps make me a bit of money) » The Spectator

我上次(是两个星期前了,读者们最近可好?)简单地提起过比特币,我之前不是很了解这种新兴互联网货币,但因为它,我确实赚了一点儿小钱(57欧元)。从那时起,我已经读了很多资料,发现这是一个超新星现象,而这更多归功于欧盟处理塞浦路斯的真实货币时的猥琐行为。上帝啊,我现在算是追上潮流了吧?噢以前我真落伍哪。

好啦。你要知道的第一个关于比特币不得不知道的是,它是点对点(P2P)的电子加密货币。噢,来,请继续读下去。记住上面那点,然后我们才能讨论第二点、第三点,你不得不知道的比特币常识,会让你更兴奋哦。举例来说,你可以拿它来买毒品!没错,是这样,你还可以买很多东西,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有人这样做了。有一项研究表明, 丝绸之路网,最大的“可以用比特币买毒品”的网站,一个月的交易额高达一百万英镑。第三点是——你会喜欢的,像你这种财迷心窍的《旁观者》读者——它的价值正在狂飙。一个月前——出于想收益的考虑,哎老妈,我不是想买海洛因——我买了100欧元的比特币。差不多到两周以前,大概那么久后,它价值是157欧元了。今 天,它值213欧元了。感兴趣了吧?

事实上,上述的第二点和第三点与我的发现比较起来并不是很重要。哈,毒品这东西,你哪里都买得到。肯定的是,比特币目前是看涨的,在所有地方,最近它的价值反弹得极为抢眼(2010年有人花了一万欧元买了个披萨饼,到今天,这个披萨可是总价值达到 465,368欧元了)。所以,毒品和致富微不足道,最重要的是这个核心理念——即点对点的加密物的商机。我们这些人不是技术极客,这意味着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是和其他货币极不同的东西。它没有一个中央银行。没人监管。简单而言,一个比特币就是自然存在的东西,就像黄金一样。 当然,它和黄金并不是一回事,因为它,呃,总之不是。

你没法把比特币拿到手。这是一行字符串代码,在网络空间里游荡着。不过,理论上来讲,这并不会——也不应该,或不大可能——把这个概念弱化为脆弱的、易碎的、可垮掉的庞氏骗局。要向你解释得一清二楚并不容易,不过它的本质是从数学出发的。一个比特币是一串数字,你伪造不了另一串数字,因为——别嫌我唠叨——这样的字符串在数量上是有限的。要去发现新的,而且发现率是一定范围内的。这很赚钱,但成本也很高,因为你必须要有一台强悍的电脑去运算数据。另有,因为是点对点的,这个软件使它可能会在任何地方出现。你关不掉它,连互联网本身也做不到。

差不多了,就是这个概念。比特币的推动力在于它移除了对货币的信任,对银行家的信任,对政府的信任,相信后述二者不会设局来陷害你,就像他们对塞浦路斯的 民众的所作所为。再考虑到,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这些非常聪明的程序员不懈地往这个项目心脏里写进的算法是什么,我怀疑它之所以真正成为替代品仅仅 就是因为我们把信任转寄了到它们身上。不过,因为程序员本身就有多种类型,而且他们的成果会被其他类型的程序员审视,因为这些人是光棍,他们没什么更好的 事情来做。所以我不确定这并非不明智。你可以将之看作为群体的智慧。我认为这就是未来。

虽然带有阴谋论的光彩,比特币仍然真是无比的迷人。它由一个自称名为中本聪的人(这是几乎可以肯定是假的名字)发明的,然后发明人就消失了。他极有可能是 一个小组,可能大部分成员得到了很好的收益。而本质上,它永远是一个政治项目,而不算是一个经济项目。因为比特最迷人的部分不是它自身(总有一天它会被黑 掉,或者总会垮掉,然后崩解),而是它背后的概念。

以后,不管是比特币或是其它东西,它都是把银行业从银行家身上剥夺,把金钱和政府松绑。有趣的是,许多人认为,最近比特币价值的激增和对塞浦路斯的银行账 户的掠夺以及摇摇若坠的欧元系统(主要是西班牙)有很大的关系,他们想要一个廉价、便捷的渠道来花掉他们的钱。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也可能仅仅是炒作、胡说 八道和像我这种轻信的笨蛋的传播的结果),比特币绝对是地球上转移金钱的一个廉价且快捷的方法。可以肯定的是,当你购买或出售比特币时,传统的银行业和税 务系统绝对会把爪子伸向你。但就算你不买卖比特币就可以避免吗?

这完全是一个新兴的政治理念,有点像地下无政府主义,就是朱利安·阿桑奇那种。这是关于个体如何拥有政府的权力,如何拥有政府无法破解的秘密(即加密部分)。任何一个铁杆的自由主义者都会受此触动的,但有代价。当民主不再是关于群体而是关于个体,当你赋予自己权力,在无人所知时去支付和购买,那么这个需要你的纳税来生存的国家将会如何? 我虽然没什么根据去猜测,但它可能会是糟糕的。不过,至少我赚了113英镑。随处就可以买到海洛因。

不要伤心,Google Reader之死并非信息之死

Google Reader死掉了,老实说,我并没有意外,虽然,我非常的心痛。没有意外是因为自从Larry Page上任CEO以后,Google对产品线的整合行动方向一直是在抽取Google Reader的资源去补充Google+,可以猜测到Reader项目组的人手在减少,在Google公司内的话语权在下降,也看不出老板对他的偏好,作为一个免费产品的免费用户,我确实早已经做好了它会随时消失的心理准备。但是我仍然非常的失落,心痛。

你明白在你很重要的一部分垮掉又同时知道对此无能为力的感受。

我受益于Reader太多,对于Google能让它为我服务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有感激。我无法诅咒任何人,包括作出关闭Reader的决定的权力所有者——尽管他已经亲手毁掉我的一部分互联网生活。我试着去地分析Reader的死因,或许理性能让我平静下来。

但这样的想像只能给我带来巨大的悲哀。

当我看见信息的河流正在改道,汇入几千亿条名曰推特或Facebook的小溪;当我看见博客的瀑布一年年衰弱下去,正因为源头的湖水得不到更多的雨水;当我看见一个个新的信息交流工具如同华装异服的青年在大街上炫耀,而我如同一个抱着旧版本的《圣经》的老妇人蜷缩在影子里,我明白了,时代在改变,你要让道了,因为这不再是你的时代。

或许这就是人称的RSS时代的式微。是的,你没有理由告诉一个网站:我想获取你的信息,但不要给我展示广告。我会恩赐你在阅读器里的阅读,但不保证会给你一个点击。想想吧,在RSS王朝,博客主们对订阅者的要求如何对待上帝的启示——他们在远处需要你纯洁的奉献。于是,全文RSS,稳定的RSS管理平台成了祭品。

但是,这个围观者当权的王朝要更迭新王了——我们将有一群更懒、更愚昧、更现实的信息使用者:对一篇文章的思考可以浓缩为一个“赞”的按钮,如果破碎的即时信息在阅读的一瞬间并没有表现出现可利用的价值,它将会被汹涌而来的新的信息流淹没。

RSS——一个信息的乌托邦的疆域——正在被吞食,我们不能把结束这个梦想的人称为恶魔。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觉得可以开始理解微软了。微软经常指责Google的创始人是虚伪的,确实,当一个人抢走你的大部分生意然后声称他在做为人类有益的事业,自己本身没有贪欲,你能想像到他的气急败坏吗?你那时候冷眼相看,嘲笑微软的市侩的同时,开始给自己一个G粉的名号,认为这是为人类的信息解放事业做贡献,然后最终,Google告诉你,我们的事业在别处,Reader要停止了,自由的奴隶们可以解散了。

不要悲愤如斯,朋友们,我知道一些现在才醒悟的人可能和我一样,终于承认Google的真面目了。是的,他们是一个公司,我们平时使用的Google的URL后缀是.com而不是.org。你应该早就明白,Google是一个上市公司,股东才是他的上帝。你愿意花多大的价钱去买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梦的股份?

自私是人的本能,自利是人的本性。Google放弃Reader,无非是走上一条更纯粹的自利之路;众多的网友有多少不是因为Google夺去他的便利而愤慨?

Reader将死,而非信息之死。所以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天真的信息理想主义者,你没必要伤心。让我来和你分享一个预言:

当阅读族的部落开始在世纪森林里感到难以立足,他的族人烧毁了村子,一部分人离开森林在遥远的地方建设了城市,一部分人找到了一个新的森林。此二者都成了新的天堂。

是的,我已经开始离开了。我已经罕见的连续第三天没有使用Google Reader阅读文章,我在互联网里重新变得年轻,在寻找新的栖息地。在此之前,我可能会使用一些替代品,但我不会再回去收拾这个旧屋子的任何东西,让他们慢慢蒙上灰尘,等待这个房子在2013年7月1日停止供应阳光和氧气,沉入深海之中。铁达尼号曾驶于这片海域的这个坐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