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评叙论述

思想奴隶自省录

独立思考,多少人推崇的思考方式,可又有多少人做得到呢?No man is an island.你和许多许多的人生活在同一个世界,自然就不能免于被他人所影响。我承认,我就是连岳老师说的那个精神世界中处于弱势的人,一旦软弱下来, 就会成为别人思想的奴隶。有些人被灌输惯了,就忘了自己还能思考。这是对愤青们的讽刺吧。但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实上,因为我多年受到的这种教育形式的荼 毒,我己经成为后天性脑残了。并非不想思考,是很难思考。连我的思维方式,也是难以一时改过来的。

于是我背叛了自己,我不想做这种意识形态的牺牲品。连岳的blog出现在网海的天际一线之上,对我来说,是那么美好。我背弃了过去的一切,全心接受他所说的一切。

但这不正是另一种形式的洗脑了吗?我不再是共产主义的牺牲品,却成了连岳们的思想奴隶。这不是一种讽刺吗?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你却无法想到解放区的老大哥换了一套衣服,用广播的另一个频段替你洗脑。当我不坚定时,连岳们对我的影响和共产主义对我的控制都是有害无益的。

独立思考,我多么渴望的一种思考姿态!它会自然地来的吗?不会的,不会。只要我继续每天在网上阅读他们的文章,不加以细细考究,只要我不主动地想一想他们为什么这样想,不主动地去考虑一下我现时的思想状态是否出于我的利益立场。那我应该说,我被奴化了。

没错,被奴化是自觉自愿的。要知道,没有警觉心的人,马上就会被他人利用。你会变成他人博客文章的评论者,他人选举时的支持者或拉票者,他人被攻击时的辩护者。是不是说我不要成这些人呢?不一定的。但是我至少要知道的是,总是会有人企图让我成为这种人。我才不要这样呢。

那么,如何避免自己被奴化呢?我想到一些临时的方法:

1. 多读书,各种各样的书,不要远离他们企图让你厌恶的书;

2. 我有立场,想好自己的立场再看贴,时刻紧记着:我看他的贴子,我是在了解资讯,并非在受教育;

3. 每天要回想自己的初衷,你可以背叛一个国家,但切不要背叛自我;

4. 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你要看看自己思想的轨迹的变化,否则有昨天你还爱上一个犹太姑娘明日你竟然亲自投上希特勒一票;

5. 多点生活的体验,书上网络上的知识并不能让你成为一个完人,那些只生活在纸上和屏幕上的事物,并不真切,你要时常不经意地走进这个社会的一层层剖面,你要骂它,你要爱它,就要了解它。

我想这些是现在的我能想到的一部分。这些想法经常稍纵即逝,至少我现在做到了第四点。

200856日星期二

阅读体验并不能带来权威

阅读体验并不能带来权威

文/李代桃

类的智慧并非在于积累,而是在于改变。换句话说,我们阅读大量的书籍,并非为了得到人类自文明时代开创以来所有知识的简单总和,而是让这浩瀚的知识之海与读者的现实世界相交映,折射出一个有启发性的新世界的影像。从某种意义来说,盲目地积敛古人的思想并不会使我们的前途一片光明;反而,各种相异的思想的冲突,更容易形成我们前进的绊脚石。

么写作的人呢?他应该怎么办?既然更多的阅读会给他带来犯下古老的错误(简单地说,陷入前人己构建好的风格)的危险,那阅读还有什么意义可言?事实上这样的,阅读并非给作家提供素材,而是更大程度上的灵感来源。除非是撰写学术研究论文,那么一本书的实体内容对一个进行写作的人来说毫无意义。作家并不能通过供奉前人灵位得到进步,他必须富有同情心地践踏古人的遗体。

此阅读经验并不能给作者带来权威,这同时给更多生活体验的人更大的接近不确定的真理的机会。一次惊险的偷情远远比阅读William Wordsworth的作品更能使一个人成为浪漫派诗人的可能。

2008.1.20 2218 写于家中 2008年2月24日 钞到此blog

暧昧的思考

   诗 歌只涉及自己而与其它事物不相关联,世界在诗歌中只是自身的影子,那第这些诗歌必将沦亡。诗歌必须走近人民,虽然这样的说法既陈旧又有政治化的嫌疑,但我 必须这样说。三年来我走不出自己的圈子。不论把自己的内心如何面悲壮化,难免让今天的我看到了自身的卑贱与可怜。是的,我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我不能只承认 这一点。诗歌就像生活中的一张椅子、一张桌子一样,都实质地拥有自己的位置。也必须发挥出自己的功能。所以诗歌的自身是诗歌,也是个体与世界的联结或隔离 的标志.                                                                            2007110———————–

    1)  果一首诗只是感动自己而不触动大众的话,那么我说,这首诗失败了。

    2)  下大众对诗人的误解:诗人是神圣的,至少是高尚的,一个诗人就应该是这样。如果一个诗人写的东西盖满尘土,那么他就是猥琐的。我想说的是。诗人描写入诗的对象是高尚神圣的,并不代表其本身如此,他们只是早一点醒过来追求神圣高尚而已。

 

    3)  复诗歌的两个传统:抒情与歌颂。

 

2007127

———————–
    人民远离诗人,让人民亲近诗歌。

                                                                                                                                   2007216

==============================

    || 可否认,去年的“梨花体”风波也给我带来了自此而生的失望。人们在戏弄诗歌。诗歌,我看到,面对两种命运:被世俗化或者边缘化。

    这对我是一个打击。我重视着诗歌或者说,文学,的严肃性,而这种全民皆在恶搞诗歌的自发行动在无情地以娱乐的名义来杀死幽默。笑话在摧毁我们的生活。当人们世俗化了诗歌后,诗人就再也无法以局外人的身份揭示真理。

    我本来对诗歌的信心就不够强,这场风波更是雪上加霜。这更风光地成为了我写不出来的理由,它合法地强化了我的惰性。

    但我不想。诗歌,我的命根子。我不会放弃。生活的不顺心虽然暂时使我的写作进入沉寂,只要我无法摆脱这个阶段,我就无法再写。但我还是厚着脸皮地不肯在心里放弃诗人的身份。

    是的,现在的我虽然可笑,甚至快到了没有力量抵抗庸俗,但这样的我并不能让那个属于世界而不属于某个人的自我从这个世界消失。他只是在暂时地替代着那个沉睡的人生活着,可要知道,他可也是受尽屈辱的。

    我不会放弃写作,不会。我不会为读者写作。等待揭示那句没说出来过的话我还没说呢,我会熬下去的。

                                        2007.05.06 后半夜

苦痛的根源

我想一切苦恼的根源在于过份地追求自我,在于夸大的抒情。莫名的信仰煎熬着我,被漠视的神圣,过度清高的朝圣者,被幽默戏弄的神祗,一切回旋的事物 都是不可信的。疤痕和苦难无关,只是我一直以为如此而已。
似乎我追求的东西从来没存在过。那么我的颂歌呢?它们只生活一瞬间,直接被我遗忘。

11-30 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