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私人手稿

两周岁

“爸爸去上班了,”
我穿好外套
皮鞋
背上电脑包
打开门之前
向今天两周岁生日的女儿道别说:
“拜拜。爸爸晚上回来和你玩啊。”

她坐在客厅的小矮凳上
奶奶在她面前托着粥碗
她自己勺着蛋花粥吃着
远远地 笑着说
拜拜,拜拜

拜拜
幸亏爸爸生在了更好的时代
十万年前
一百个出去上班的爸爸
只有不到二十个带着猎物回来
幸亏我生在了更好的时代
现在的就业率比那时候
高了将近100个百分点

你知道吗,宜笑
那时候,人类也刚满两周岁
浑身还长着短短的毛发

2019.2.26 早

科韵路大雨

诗/李超华

它掉落下来之前
是列好了
要打湿的清单的:

中国银行
建设银行
平安银行
还有其他银行
所有泊在园区里的小汽车
(不管是不是粤A牌照)
蒙了太多灰尘的树
还有
我的马丁靴
牛仔裤屁股的后兜
和裤脚
我的外套
我的雨伞所有遮不住的地方

都湿了
除了我死命揣在怀里的
Kindle里阅读进度34%的
中国诗歌集

2019.2.18 早

交叠

一瞥间同时看到了现在和未来

一瞥间同时看到了女人和白骨

一瞥间同时看到了欢乐和悲哀

文明

996的加班制终于写进宪法

聪明的人类都像奴隶一样被使用

但是他们可以像排队进入毒气室一样

走向上流阶层(充满期待!)

但不幸的是

从2019年算起的以后的这一千年

再也没有技术革新

所有聪明的奴隶被困在了中层最低的层级

后人称之为 网络中世纪

嫁妆

在我遇见她的时候

她快要嫁出去了

春天给她准备的嫁妆里

她只带走黄色的叶子

以及一缕凉风

生意不好的娼妇

我差点踏进了一个蛋糕店

她没有拒绝我

但我也没有进去

我退了回来

进去了麦当劳

她改为拥抱了

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姑娘

一日游

快完工的顶楼溅落着火花

吊臂起起落落

一个工人爬上了顶楼

但他悻悻然跟着吊臂又下去了

人间的绿

那只大手

把人间的绿

都卷到了天空

到了七万米的太空

(请欢迎这群不安的星辰的客人)

我们等着吧,要到四月

这些绿

才会缓缓降下

到时会有人叫它们

雨滴

或者春天

或者泪水

 

2019.1.20

写于河北霸州市上空五千米

树和树

街头的树,伸出它的
枯枝和残叶
试图触摸
另一棵树
的枯枝和残叶

在到达之前
还有3米呢
这是
北京街道绿化的
标准

这3米间隔,被
虚弱的阳光
和凛冽的风
填得
满满的

树和树
垂下伸出的手
看着闪烁着的
红绿灯
和被它驱赶的
人群

2018.12.25午 写于北京望京KFC

快速的车上的上帝

快速的车上的上帝

世界降低到15米为最小密度
当你足够快
足够

拐角的街道
成为了一个
方方正正
的盒子

2018.12.6

God in a Rapid Car

THE WORLD goes down at a density of 15 meters
When you’re turning
fast enough
fast
enough
The streets turn
into
cubic
boxes

6th, Dec,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