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私人手稿

快速的车上的上帝

快速的车上的上帝

世界降低到15米为最小密度
当你足够快
足够

拐角的街道
成为了一个
方方正正
的盒子

2018.12.6

God in a Rapid Car

THE WORLD goes down at a density of 15 meters
When you’re turning
fast enough
fast
enough
The streets turn
into
cubic
boxes

6th, Dec, 2018

出租车司机和不可知论

不载乘客的出租车还是一辆出租车吗?
司机还是司机吗?
没有乘客的司机,他在想什么呢?
如果你作为乘客接近这个司机,他就不是没有乘客的司机了。
如果你自己坐到驾驶座,你自己成为一个没有乘客的司机,你还是不知道其他没有乘客的司机的想法。
就在我们的身边,如此大面积的不可知。
或者说,除了你自己,还有什么是可知的呢?
更何况,还有另外的一个基本问题:你自己知道自己吗?

即使回到这个起始问题:
不戴乘客的出租车肯定还是一辆出租车……
但司机载的是什么?
等待?寻找?
那么,谁知道那个不载乘客的司机是在等待或寻找吗?

2018.11.23 在出租车上思考了30分钟

妈妈去觉

“妈妈,去,觉!”
小豆放下积木
拉起妈妈的裤脚
抓着扯着,义无反顾地
走进睡房

不需要《两只老虎》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
十来分钟后
自己香香地睡着了

幸好我们已经带她
认识大海
以及 怎么叫
星星的名字

在梦里,她可能会说
“妈妈,我们去,
星星的水边,
玩!”

2018.11.12 凌晨

解佩令 戊戌病房中记。赠陈静

解佩令
戊戌病房中记。赠陈静

 

行艰进阻,难前一步,凑齐了、今年酸楚。
术后虚亏,静此来、白仙看护。忘寒秋、春风化雨。

勤勤代务,亲亲轻语,恍然间、多生情愫。
终了追因,你只是、南丁灯驻。我悠然、修罗一渡。

李超华
于中山一院东院
2018年11月

厨房已经睡着了

厨房已经睡着了

诗/李超华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厨房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筷子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椅子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冰箱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太阳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月亮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星星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树林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叶子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流水已经睡着了。
有没有人没睡觉呢?豆豆已经睡着了。

2018.7.28 凌晨抱一岁半女儿李宜笑在家巡走吟诗随作
2018.11.28晚 李宜笑睡前会自己诵读“闪电……着……”,因而复记

我在那里 (听朴树《空帆船》之后)

我在那里 (听朴树《空帆船》之后)

诗/李超华

我在那里
一百里开外
的河边

我在那里
十五年后的春天
一树的桃花

我在那里
额头的皱纹
不是少年纹
(那是真正老了的我)

我在那里
记得你的故事
可能也只有我
记得

我在那里
我并没有在等你
你来,或不来

我将在那里

2018年4月11日 早

人子之诗

也不算为了讨好我,你借用了我的基因
来建设你的肉身
你把名字藏在诗经和韵律中 让我找到
正确的名字。
无论哪个,都是你。

2016.10.18

绝句·北京早雨

昨天我已经从天气预报知道今天有雨,
现在它就在下着了,
你说他是我的如期而至,
还是其他人的不约而来。

2016年6月27日晨,北京

通勤途中见烟囱

一心向天
我要问天
在天上探究
人间的意义

脚底下的人们啊
把我建设得高一些
再高一些
我再踮起脚尖
就能摸到木星

人们,却怀疑着——
“你要考虑我们的财力!
你要考虑工人的工资!
你要考虑项目的回报!”

我超脱世间,也不愿
使他人作桥
作为交换
我也能帮助你们:

我会尽情倾吐
你们的黑烟
你们的污染颗粒
你们的欲望
你们的沉默
无边的黑夜下
无边的忧愁

2015.10.30 早晨

海子

我闭上眼睛
黑暗的眼帘下铺开一万亩的麦田
上面种植着十亿株麦子
阳光洒入,麦杆全部倒下
一万亩的麦田上只有那个站立的身影
他面向太阳

我看到的是他向太阳走得越近
他的影子拉得越长
最后他变成了一个黑点
最后他变成了一个火点

2015.08.27 上班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