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谈文草

不要伤心,Google Reader之死并非信息之死

Google Reader死掉了,老实说,我并没有意外,虽然,我非常的心痛。没有意外是因为自从Larry Page上任CEO以后,Google对产品线的整合行动方向一直是在抽取Google Reader的资源去补充Google+,可以猜测到Reader项目组的人手在减少,在Google公司内的话语权在下降,也看不出老板对他的偏好,作为一个免费产品的免费用户,我确实早已经做好了它会随时消失的心理准备。但是我仍然非常的失落,心痛。

你明白在你很重要的一部分垮掉又同时知道对此无能为力的感受。

我受益于Reader太多,对于Google能让它为我服务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只有感激。我无法诅咒任何人,包括作出关闭Reader的决定的权力所有者——尽管他已经亲手毁掉我的一部分互联网生活。我试着去地分析Reader的死因,或许理性能让我平静下来。

但这样的想像只能给我带来巨大的悲哀。

当我看见信息的河流正在改道,汇入几千亿条名曰推特或Facebook的小溪;当我看见博客的瀑布一年年衰弱下去,正因为源头的湖水得不到更多的雨水;当我看见一个个新的信息交流工具如同华装异服的青年在大街上炫耀,而我如同一个抱着旧版本的《圣经》的老妇人蜷缩在影子里,我明白了,时代在改变,你要让道了,因为这不再是你的时代。

或许这就是人称的RSS时代的式微。是的,你没有理由告诉一个网站:我想获取你的信息,但不要给我展示广告。我会恩赐你在阅读器里的阅读,但不保证会给你一个点击。想想吧,在RSS王朝,博客主们对订阅者的要求如何对待上帝的启示——他们在远处需要你纯洁的奉献。于是,全文RSS,稳定的RSS管理平台成了祭品。

但是,这个围观者当权的王朝要更迭新王了——我们将有一群更懒、更愚昧、更现实的信息使用者:对一篇文章的思考可以浓缩为一个“赞”的按钮,如果破碎的即时信息在阅读的一瞬间并没有表现出现可利用的价值,它将会被汹涌而来的新的信息流淹没。

RSS——一个信息的乌托邦的疆域——正在被吞食,我们不能把结束这个梦想的人称为恶魔。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觉得可以开始理解微软了。微软经常指责Google的创始人是虚伪的,确实,当一个人抢走你的大部分生意然后声称他在做为人类有益的事业,自己本身没有贪欲,你能想像到他的气急败坏吗?你那时候冷眼相看,嘲笑微软的市侩的同时,开始给自己一个G粉的名号,认为这是为人类的信息解放事业做贡献,然后最终,Google告诉你,我们的事业在别处,Reader要停止了,自由的奴隶们可以解散了。

不要悲愤如斯,朋友们,我知道一些现在才醒悟的人可能和我一样,终于承认Google的真面目了。是的,他们是一个公司,我们平时使用的Google的URL后缀是.com而不是.org。你应该早就明白,Google是一个上市公司,股东才是他的上帝。你愿意花多大的价钱去买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梦的股份?

自私是人的本能,自利是人的本性。Google放弃Reader,无非是走上一条更纯粹的自利之路;众多的网友有多少不是因为Google夺去他的便利而愤慨?

Reader将死,而非信息之死。所以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天真的信息理想主义者,你没必要伤心。让我来和你分享一个预言:

当阅读族的部落开始在世纪森林里感到难以立足,他的族人烧毁了村子,一部分人离开森林在遥远的地方建设了城市,一部分人找到了一个新的森林。此二者都成了新的天堂。

是的,我已经开始离开了。我已经罕见的连续第三天没有使用Google Reader阅读文章,我在互联网里重新变得年轻,在寻找新的栖息地。在此之前,我可能会使用一些替代品,但我不会再回去收拾这个旧屋子的任何东西,让他们慢慢蒙上灰尘,等待这个房子在2013年7月1日停止供应阳光和氧气,沉入深海之中。铁达尼号曾驶于这片海域的这个坐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