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扣我心弦

一切在平静地运行

1. 列车疾驰,做梦的人,不要躺在铁轨上遥望星空

2. 我没有看到的,我没有听到的,我不能评价

相关链接1

相关链接2

2008年3月19日

爱人的诗《春天的诗》

春天的诗
作者:吾之妻

 

春天的诗
是否该用雨丝
绣在叶芽上?
把它和风铃一起挂在窗前
鸟儿可会把它叼走?
会否滴滴呖呖唱出
惹起花儿们的欢笑?

春天的诗
是否有颜色呢?
它会是桃花羞涩的粉红
还是雪水澄净的白?
如果掉到花瓣上
能不能从那些美丽的颜色中
把它认出?

春天的诗
也有重量吗?
走过茸茸草地的时候
会否压伤初生的草宝宝?
它们才刚来这个世界
还在傻乎乎地探头探脑

春天的诗
是否有味道?
它像不像
飘在梦境里的
白云棉花糖?
(顽了一天的孩子
跑在梦境的天空上)
如果它落入我心爱的人梦中
能不能让他
轻轻地
轻轻地
扬起一个甜蜜的笑?

二○○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来自燕英的短信

作者:燕英

北方的草原是张魔毯
载着愿意作梦的羊群飞到天堂
含笑的孩子从此不再长大
让魔毯依然是魔毯
让天堂永远是天堂
……超华,长大的我们,不仅仅世故而已,或许这里的我们,仅仅是我

高中时写了想寄给你的,但一直没寄。
那些梦想是难以实现的,这世上没有魔毯,人类也没有翅,天堂也会坍塌。。很辛苦

17:09:25
12.23.2007

不断变换的梦想

三年级时,我想和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在一起;
四年级时,我喜欢看《龙珠》,想做漫画家,但不能是个色老头;
六年级时,我想做文学家,因为文字真的让我感到很亲切;
初二时,我在学校的DOS系统上自学编程,做数据库,想做一个程序员,没有比尔-盖茨那么有钱也可以;
初三时,看王小波,想做一个流氓,不说粗口,文雅的流氓;
高一时,想做美学家,想从丑恶中挖掘出大把大把的美;
高二时,答应自己,不能死去;
高三时,想考上广州的大学,因为想离开家乡;
大一,就是现在,感觉自己与过去的自己毫无联系,心想,平庸,也是可以过完一生。
大一,就是现在,回想起过去,总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