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固体生活

ofo地狱

红专厂园区的西门被物业关闭后,从员村地铁站到公司的路线便只能从东北门进入,平白增加了十五分钟脚程,因此公司楼下最近停了一排长长的共享单车,红黄青蓝。 人多车少,今天下班只晚走二十分钟,楼下便已经无车可骑。 多走一段路,见路边一ofo小黄车,摸摸车锁还开着,顿被考验良心,但若主动锁上再开,在此免费促销周里又似乎多此一举,且此处暗黑无人,无法彰告我正义之举。 扫扫车上水滴,偷偷骑走。 一启动,明白为何此车不受待见了——原来这是一辆几乎要报销的老车,摇摇摆摆,每一踩似乎都会是这位车哥的最后一转。路上行人不少,间中又有的士超车,平凡一骑竟然如此惊险。 车链子似乎卡住了哪里,吱呀吱呀便有一声咔嚓,如此反复,节奏美妙,又附带即兴的路人声音采样,堪比一曲还不错的ambient post rock. 感谢小黄车,公司到地铁只花不到十分钟。 下车随手把生锈的锁带上,让下一位骑车人免受良心谴责。 这一小段通勤骑行,既刺激又美妙,美滋滋地想一下:在我下地狱的时候,也有人这样打着拍子送我就好了。

辞职告别信

Dear All,

今天是我在讯汇工作的最后一天。

我不会后悔到到今天才和你们告别,道别的时刻已经太过漫长。宁愿它只有一秒种,让它在我心中珍藏长久。我会记住的不仅仅是今天,还有和你们度过的一点一滴的工作生活。平常的日子弥足珍贵,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感受尤其深刻。它们是不可复刻的,因为已经过去而变得更加珍贵了。这些时间的价值就在于你们本身,也是我为了自己重新规划职业生涯,而封存自己内在的这一大块。

非常庆幸,当我回头总结自己的工作时,几乎没有太多的遗憾。简单地对比一下今天的我和当时的毛头小子,就可以知道我成长了多少。你们呢?也这样比较一下吧,相信你们也会有特殊的感悟。

更何况,我们在今天所处的位置已经离起点已经很远很远——我们已经抵达了一个山峰,走的路是没有错的——我们一直在往上走,而且现在可以远眺到曾经只能想像的更高峰。我想抓住这个机会说些发自肺腑的话。

Jasmine:从见你第一面叫你一声“师傅”开始,我确实学到了很多。你很会发现我本不在意的所谓的亮点,让浮躁的我感受到责任,从而发现和管理一个更好的自己。感谢你的带领,我们跳出了初期的固有格局,我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去提升自己。同时也谢谢你帮助我处理要交接的工作。

Sally: 我一直并肩前进的战斗伙伴,我们相互扶持,谁也不愿落后。和你一起工作得越久,我越能发现你身上的优秀的地方。所以我也才更加相信自己:我也必须要有了不得的地方,我们前进的步伐才不会有所迟疑。是吧?

还有Greena, 正如你的名字,你刚好随着项目的春天到来,并带来了更多的活力。我可以不惭愧地提起,旁人评价我在带你期间比较尽心尽力,虽然是对我的积极评价,但如果没有你的求知似渴,我哪里会有机会整理一番我的微薄能耐,尽我所倾?

还有Mason, Margie, Agnes, 这些可爱的小伙伴。如果说这个团队是一个奇妙的万花筒,你们就是各色的花片,各有才华,各有让人折服的地方。我们的工作看似平淡,其实很精彩,很有趣。

最后还有Alyssa, 感谢时间没有错开我们,我似乎看到了以新人形象问世的G.E.M.,蕴藏着随时爆发的无限潜在能量。但是,G.E.M.也经历了多大的磨炼,才赢得一声惊叹,雏凤清于老凤声。愿你抓住这个难得的学习积累的时期,在这些友爱的小伙伴们的帮助下,早日开拓出一份你自己的领域……

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不那么平常的日子。你们会继续这样向上走,我却为自己选择了一条未知的分叉小道,不再陪你们去到更高处领略希冀的风景。但无论我去了哪里,这个团队给予我的力量永远不会离开我。

请不要责怪我的匆匆道别,那等于不期望我们有缘再见。今天的我是平静的,正如适合出海的气候。

感谢,
李超华 Ray

一系列

我很害怕,我在这黑暗的地下隧道下奔跑着。我感觉我好像将要出生一样,在我妈的子宫的通道里疯狂地奔门而出,却不知光明是否就在我正在疾跑的方向的前方。

李代桃临专业英语四级考试,赋之以励其志

李代桃专业英语四级考试,赋之以励其志

 

伤苦战多,

但惧岁蹉跎。

壮士征专四,

风易水寒。

 

2008.02.18 晚

至少我们能安然无恙地度过这个冬天

巴-布托死了,中德关系也紧张起来;奥巴马的风头慢慢盖过了希拉里,但Ron Paul这个老医师,可能更有希望成为美国的领袖。

一切帝国主义都是华南虎,野蛮的网民们在集体强暴一个小姑娘。胡紫薇上台了,郭岩从24楼坠下。真相和自由仍游荡在那堵高墙之外。

My Little Airport来了广州,去了深圳。被囚于大学城这个荒岛的我,终究没有如愿一睹丰满的Nico。

期末考试来了,我德语勉强过了关,但法律英语,依然是那么让人头疼。

你还在读谁的小说?你把谁写进了诗里?你还在听谁的歌?你梦见了谁而心慌?别慌,朋友。至少我们能安然无恙地度过这个冬天。

2008年1月7日、1月12日 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