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我喜欢你

当你加上我的QQ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奇怪。是谁呢?一个15岁的女孩能是谁呢?即使是我前年下乡支教时的孩子们都十七岁了。我只让别人通过昵称和QQ号加我,不是我认识的我都加不上我的。再说,“黄舒骏”这样奇怪的网名,没有谁会找吧?即使这是一个近年因为上了内地的娱乐节目再次出名,真的有人喜欢这个老歌手吗?

你发来信息,单刀直入,一个招呼都没有打,就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真是唐突,我只是通过你的请求,还没把你拉上好友名单呢。那我再看一下你的资料吧?你的头像是一个帅气的男生,就是那些选秀节目的男选手的类型。这样的青春,甚至有点娘态,我甚至有点不适应这样的男人,虽然现在的娱乐新闻上的照片到处充斥这样的人。喜欢这样的男生的,应该是一名小女生吧。你那么直接的提问,丝毫没有礼貌,我却不敢粗暴地拒绝,礼貌地来个回应,问你是否认识我才加我的。

当你说只是因为搜索这个名字才找到我。那么,你就只是一个陌生的网友吧。不知为何,这种陌生感反而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愿意和你说话,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人在QQ上聊过天了。没有人会呼叫那个灰色头像的我,我躲在隐身的状态后面,看着一个个群在闪烁。这个世界很在发生很多事,很多人都在讨论。即使是一些现实的朋友,在加成QQ好友后反而觉得疏远了。你的提问打破了我的QQ保持得太久的沉默,即使是那是一个陌生人的招呼,我也觉得无比亲切。

你问我的年龄,说的是“你多大了”那样的话。这样的话那可真像是一个小孩子口里说出来的呢。没有顾忌,那种直接的求知欲望,那么单纯,那么让像我一个已经二十三岁的所谓已经步入成熟年纪的人感到无所适从了。或许我也有过那段时光,也会这样毫无顾忌地问问题。但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像你一样十五岁的时候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噢,那是我的青春的花朵开始试图绽放的时候。那段时间啊,我却正经历黑暗。那时候的我啊,就像是一列迷惘的火车,在单调的轨道上疾驰,顶上是无比的愤怒。那时候的我,为什么愤怒?是因为这个世界对天真的人的不公?是因为我慢慢地发现,这个世界开始露出他狰狞的面目?

我应该是在十五岁的时候开始陷入沉默。这个世界像千百年来一样运转,在十五岁的我的面前却似乎是一夜的变脸。像你的世界呢?你经历着什么?想着什么?而且像你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会不会被我这样的少年所困扰?我问你是不是初中的,你说你现在是高一的。这样的回答确认了我的想法,你在我的困惑扩张得最大的时空里。如果我能以你的身体再生活一次十五岁的时光呢?我会看到什么?我想的东西还会不会改变?

那已经无法改变了,那是过去。如果我还有这样的想法,那岂不是一种羞耻吗?难道说,我开始在潜意识里认为,我老了?我问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你说他们高考呢,放假。放假啊,有放假的话总是好的。但是小姑娘啊,你还是要早睡,少年的时光是属于那种易燃的危险品,像烧成我这样的残渣的,不是你所能想像得到的吧?你说你要考美院。考美院好啊,我就喜欢艺术的。那是一种好的借口,另一种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方式。哪里像我这样一个学习英语的,面对社会对无所适从啊。

小姑娘,你要早睡。我再次叮嘱你,虽然用是只是“早点睡”这样平淡的语气。但或许你没能发觉,里面包含我的爱意吧?我没必要去想像你的脸庞,没必要想像你的声音,也没必要想如何去参与你的生活。但那句平淡的话,包含了我对你的爱。是的,这样的爱,对一个陌生的十五岁的小萝莉的爱。一具腐朽的身体,怎么可能克制得住对美好的追求和想像?你稚嫩的年纪,还没有让世界产生任何的坏念头呢。

小萝莉,我喜欢你。我这样的爱,却没有任何目的地。你身在何处我也不知道呢。那没关系,那个地方肯定遥远,遥远到我坐上火车走了七日七夜,遥远到我坐上飞机围绕这个星球几遭,我也找不到你。你比这个星球上任何的风景更远,你身处在我的想像的边缘。这样莫名奇妙的爱,在十二分钟的浅淡后怅然散开。广州没有夜空,繁星不曾留恋于此。一声“晚安”,我们就此分别,如同千年前李太白醉后与月相期,在花丛中醉倒,人间所有的影子全部沉睡,没有前朝,没有后世。

Leave a Comment

+ 74 =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