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gwai,今夜让我陷入异度睡眠的音乐

mogwai,今夜让我陷入异度睡眠的音乐

/李代桃

  我自己曾经无法相信,但现在终于相信了,音乐是可以让人迷醉的
  我一直以为,“迷醉”只是地形容一个人很喜欢某类音乐的状态,是带有很大的夸张成分的。
  今夜我终于相信了。

  今天去大学城见女友,在十点前终于上了最后一班一线车,等待和夜晚已经让我带有极大的困意,我选了个公交上的右侧单人座,准备一路睡回学校。
  我选了mogwai的the hawk is howling,我相信post-rock把人带入睡眠状态的威力,我从第一次接触后摇的god is an astronaut的radau中已经领教过了。radau也不算是把人引入睡眠王国的音乐,那更像是在你的头脑进行一种情感的复杂运算。我相信后摇的威力。

  我已经困了。在公交出大学城之前,我成功进入了睡眠,我把the sun smell too loud作为第一首,然后文件夹循环,二十分钟内我睡着了。我感觉车上的人多了起来,车停了一站又一站,但无所谓,我已经睡着了。
  恍惚间我算是醒过来了,这时已经到是广园车站。车上的人很多,大概因为是最后一班车吧。我旁边站着个穿制服的大叔,几个学生在大声交流工作的事情。
  我大概是醒了。但我觉得我还是睡着的。mogai有层次的演奏仍旧在我耳边响着。没错,当时我mp3的音量几乎是最大的,因为我想以此掩盖车上的噪音。
  车过了一站又一站,我明白我是醒了,但我发现mogwai已经把我带入了另一个层次的睡眠王国。

  我已经无法记起当时这堆音乐是如何把我一步步地引进这个异度空间的,但车到了最后一站,我准备要下车时,我发现身体反应迟缓。整个身体对我的大脑的反应,就像是网速慢时引起的网络延迟一样,总是过一两秒才执行行动。
  我明白了,i am lost in mogwai in this moment。

  我下了车,往宿舍方向,要回去了。这对平时的我来说,不过十分钟的步行时间而已。
  我很自然地发现一种异常,如我刚才所说,我的身体已经不听我的使唤了。你知道我行走的姿态么?就像一个喝得大醉的人一样。
  我再强调一次,这时的我,已经醒了,但还是睡着。
  我是如何使自己向宿舍的方向前进的?我知道自己不能就地倒下,在这堆音乐的覆盖下放弃身体,让灵魂投降。我必须回宿舍哎。
  我把身体的重心向前倾斜,这样,我为了让身体保持平衡,一只脚就必须向前挪动。但只是,移动一点点,大概只有平时1/3的步距。
  我闭着眼睛,但为了认路,每几秒就稍稍张开一点,借着光亮循着熟悉的路向前行。
  我走得很慢,很慢,有几步甚至无法移动,我的身体停滞着,只是向前流动,流动。
  我走得太慢了,我甚至在想今晚会不会回不去。mogwai果真是魔鬼,我的身体也不知道是让谁操纵了。
  在校正门大道挪动了十几分钟,才勉强走完几百米的路程。哎,我成功辨认出左转弯,三十米,右转弯,十五米,左转弯。
  到了相思河畔,我无法坚持住了,我只好一手扶住河畔栏杆,以保持身体的平衡。
  但没有成功,我的步伐凌散,理智迷乱,大概和一个喝醉了酒的人没有什么区别,我想。
  我必须再次强调,我还是醒着的,但还是睡着。
  两三百米的河畔道走完了,就要进入我宿舍区了,刚好是最后一首,thank you space expert,在我离开迷失世界之前的告别曲。
  我回来了。宁静,喧嚣,迷失,mogwai控制了我近乎半个夜晚。
  我摘下耳机,三十秒后,我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完全清醒。

  这真是一次特别的体验,我就像在原来的睡眠中,陷入第二层的睡眠。

  我不算是后摇的资深乐迷,听过的后摇专辑也不过十五张左右。但能进入这种状态,我承认,第一次。我更相信,很多人没有体验过。

  写得有点乱,但我想记住的,是今晚这场灵魂的盛宴,是今晚这不到一个小时在另一层空间中漂浮的冒险。
  thank you,space expert。

2009-05-15 00:07:08

  1. 刚刚我搜了下,确实不错!谢谢哈哈!

  2. @速忠伟 喜欢就好,后摇听起来是很过瘾的

Leave a Comment

35 +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