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试验田

月光试验田

诗/李代桃

噢,月亮,把你仁慈而暧昧的眼光投到这片沉睡的大地上
让业已结束了上千年的战争在万户寂静的时刻悄悄地重演一场
愚昧的将军,胆怯的士兵,令这些淡影在夜的云彩的掩护下摇曳
此刻它让我回想起古老的恐怖,在多年前的城墙下慢慢积堆
化成这散发出恶臭的夜风,在今晚给我带来安慰

噢月亮,当你决定背弃世俗,在云彩后方游荡行走
你一定已经懒得再去指正人类重复的谬误,相同地出丑
你想说什么?指望我为这个种族的冲动辩护
或者,只是让我在一个小房间里入眠,明天等待
越过西方的山岭而来的战争?你只是让我等待?

噢,月亮。今夜我比繁星更难入眠
从地底涌出的魔鬼在田野上起舞,那让我不安
白昼是人类的世界,爱只能向刀剑投降
而夜晚则属于魔鬼,在你的眷顾下快乐得发狂
你驾驶着过时的老爷车,每十二个时辰
赶到另一个半球,召唤另一批灵魂

月亮啊,你这真理的发言人,真会把时间挑
总在我们失去意志,被梦中的欲望所浸泡
被臆想中的荆棘所折磨之时
一字一句地宣读判决书。你这怠工的信使
幸灾乐祸,把末日通告都宣读得这样无关紧要

月亮,没有多少人愿意在凉风习习的深夜
裸身走进田野,听听你的劝说
那作恶的太阳,摧毁了多少企图自他获得真理的双瞳
那些受害者,在黑夜里把坚硬的面包捏成长矛
坚定地走着用暴力得到真理的旅程

而现在,只有我,或许不止我
这厚脸皮的间谍,无耻的叛徒
在向你求证。你是忍了亿万年没有哭出来的小姑娘
还是被迫逊位的君王?这大地上虚弱的建筑
散落无序地排列着,是不是你的玩物
当明日它们在一场地震或者战争中顷刻毁灭不返
你会不会觉得失落,一夜茫然?

噢月亮,最温柔的你,其实就是致命的暴力
猛击我的心房。今晚我无处可去
无处可去。今晚我没有祭品
只有一大堆低俗不堪的话语。噢月亮,
用你柔软的双臂环抱我,这对宇宙赤裸的渴望
我这另一派宗教追随者的仇敌
向我恩赐,把云彩降到我可以涉足的高度做我的阶梯
让我充满惊恐,穿越夜晚危险的阴道
直达你圣洁的子宫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 深夜 家中

Leave a Comment

+ 33 =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