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年轻人浪漫的狂暴来打碎这荒谬的游戏

本:“自从我毕业以后,我经常有那种冲动,觉得很烦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伊琳:“是的,我明白。”

本:“我觉得就像在玩一种游戏,但规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都是某些人错误地制造出来的。不,我觉得不是他们去玩游戏,而是他们被游戏玩弄。”

---
20002年,初二的时候,我的信仰开始崩溃。
我对燕英说:“人们那么相信马克思,把马克思的话当做真理。如果有一天,终于发现马克思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那怎么办?”
燕英说:“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呢?”
我说:“因为这个骗局如此完美,一旦完全崩溃,我们就全完了。”
所以,我的结论是:不要有任何信仰,那是一场冒险。

人在青春期时大抵都会有这种悲观,怀疑的念头吧。本也是,他不想让自己被这个游戏玩弄。他接受了罗宾逊太太的诱惑,其实是想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可以随时结吏这场游戏。因为他不是傻瓜,他要嘲笑这游戏的荒谬性。

只是,这给他带来更大的迷茫,他发现,只要试图去玩弄这个游戏,就是被游戏玩弄了。他陷入一场更加无可避免的游戏:青春。这就是带给他无尽的迷茫的主宰者。

他才21岁,与成人的世界斗争着。他想他能生活一个游泳池底的世界,没有任何人来邀请他进入一个迷乱的晚会。

爱情是年轻人的解药。本发现:在被成人控制的游戏的世界里,他可以找到一个栖息地,让他平静下来。(而在张楚的歌里,姑娘不该是肥皂。这应是更深的遑恐,连爱情也无法解救的吧。)

最后,他冲进教堂,用年轻人浪漫的狂暴挥舞着十字架,也吓呆了把自己保护得太久的成人,夺回了真爱。

结论是,不要去玩弄被设计好的游戏,因为这个行为也是被设计好在内的。唯一的方法是:打碎它,不留情面地。

李代桃 于 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

  1. 😐 你一般都是凌晨写东西啊?
    还好的是,马克思只有在中国才是神。

Leave a Comment

+ 8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