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思潮对我的影响

这是选修课“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命题作业。我交上去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给我这作业不及格的准备。

我很不幸,生在一九八七年,当我可以接受知识、思考问题的时候,已经是九十年代中期了。我刚刚启蒙的大脑,初涤的双眸,当然就要接受成人的教育。九十年代中期,中国的舆论、思想自由再次进入低潮。有人说:“八十年代是中国知识分子最开放,言论最大胆的年代。”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西方思潮”是在最猛烈地冲击着中国知识分子的大脑的。后来经过一场剧变,西方思潮这个名词开始被赋予令人反感的意识形态的形象。我们知道,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出现了许多知识分子自杀的事件。而那些苟活下来的呢?那个时候,另一股潮水——经济大潮的到来,取代了西方思潮的地位。多少知识分子纷纷下海,想用金钱的获得来弥补思想的空虚。也有更多的知识分子,主动投降,成为某种政治意识形态的傀儡与帮凶。这个时候的中国,万马齐喑,思想界一片颓废。就在这个时候,我降生了。

我出生以来,和很多中国小孩一样,循规蹈矩,走着一层层的升学的道路。那么,我在号称有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教育模式中,我学到了什么?

中国的教育被赋予了一层特殊的意义。首先,官方已经承认达尔文的“物竞天择”的进化论(实际上在进化论发源的西方,还是有很多人对此抱否定态度),把此作为要获得更好的资源优先级待遇,就是展示更强的生存能力。(虽然这实际上默认了以前的共产理想社会是虚假的。)而另一方面,中国城乡发展不平衡的现状,活生生地把中国分开阶层。农村人和城市人虽然都是中国人,却有不同的身份地位待遇,不同的生活资料级别。农村人的经典形象是缺乏知识的,而城市人似乎就被认为是有文化的。而实际上,由于堕落的传统的荼毒,这个阶层分得并不科学。农村人要进城就得取得正宗的文化身份证明。而这个时候,中国教育就扮演了身份更换的工具,变得非常重要。所以,即使这个时候,教育变得不再纯正,被赋予某种政治意义的时候,也没有人过问了。

就这样,国家在试图把我们培育成民族主义者(这个不一定是褒义词),修改了我们的课本。我的小学课本出现了很多在建国前的无数英烈的故事。无疑,因为要学会认字的需要,我是无法去过问里面的意义的。但在潜移默化中,我周围的同学,全中国的受同样小学教育的小孩,都慢慢出现官方所需要的思维模式。

这个时候,西方思潮根本就没有进来的缝隙。在官方提供的教育材料中,从来没有“民主”“自由”这类有典型色彩的西方词语。我们学习了先烈无私的奉献精神,但最终每个人都变得如此自私;我们习得了古人的风范,而如今多少人却变得狭隘之极。这些教育全白废了,更重要的是,在这种自娱自乐的游戏中,没有西方思想参与的角色。我无法在这种教育中得知真正的西方思想。

举个例说,当我读初二的时候,有一篇鲁迅的《拿来主义》,里面提到了尼采的名字。而脚注中的尼采,被描绘成辅助法西斯暴政的危险思想分子。而事实呢?当我亲自阅读尼采的作品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对人类的完美形象(“超人,úbermensch”)的终极追求的苦苦求索者,我看见了一个在阿尔卑斯山脉彷徨的苦闷的灵魂。这时候,教科书的谎言不攻自破。

我在课本之外追求知识,我主动在我的大脑间打开一个缺口,让西方思潮涌进来。在我极端苦闷的青春期,我甚至对中国文学产生了厌恶感,厌恶这种傀儡的形象。(后来经过更深入的阅读,我重新审视了它,惊喜地发现仍是有很多不屈服的力量的。此为外话。)我通过大量阅读外国著作,把我的头脑重新刷洗了一遍。于是,经历了近十年的教育,我才有了自己的思想。

确实,我被西方思潮冲击得非常严重。也即是说,我受西方思想的影响非常深。它改变了我的思维模式,改变了我对人生的想法。于是,也改变了我生活的最基本的行为。西方思潮对我的影响,就是让我对世界产生怀疑的思考态度。这并不是说,它让我变成一个对谁也不信任的人。相反,源自宗教思想的西方思想,本身让人变得包容而有同情心。我改变的是一种思维方式,不再把眼前的东西变成事实。这个转变并没有让我对马克思思想进行完全的否定。马老对于世界是客观的理论体系已经非常成熟,让我极度钦佩。所以,我对马老的思想的态度,只有尊敬的份。中国对马克思理论,已经吸收得非常充分,不再把马老当成外来人了。所以作为德国人的马克思,已经和苏联一样变成了本地化的形象。在以马克思为名的思想控制中国,不把马克思的思想作为一种外来思潮。

变成有怀疑眼光的让人的头脑也同时变得很锐利。这不仅仅是说得到是一种思维的乐趣。而在在纷纷扰扰的现代中国,能把握自己思想的航向是一件非常好的事。这一种思维的转换,更容易让人接近真相。

西方思潮的到来,不仅仅改变的是思维,还有实际的行为。虽然存在着现在中国政府上层政治的非常不透明,但可喜地看到,我的同龄人已经在全球化的潮流中得到熏陶,也产生了许多的变化。在群体生活中,我们强调的是公平、透明、民主,这种作风和上层是完全不一样的。可能这已经不再成为一种禁忌了吧,高层们虽然无力马上改革,但这种在我们身上出现的变化足以影响将来中国的进程。

虽然在今天,某些话题不再像以前那样敏感,开始谈论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有一些区域还是没有人敢碰触的。这完全拜西方思潮所致。当中国人想利用经济来麻醉思想的时候,更凶猛的全球化潮水带着更加开放的西方思潮涌入中国。想逃避西方思想的时候,西方思想却从逃避的地方重新进入。这可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今日的中国,不再像林则徐的时代了。不再以一点西方的思想视如珍宝,或弃之若废履。功利的中国人只得利用西方思潮,不能再以意识形态为借口来弃绝这股潮流了。我也在这股潮流中浮泛自得,自取其是。

西方思潮带来的不利影响当然也是存在的。比如说,我可能又再次陷入了前一代人痛恶厌绝的“享乐主义”当中。这是同时到来的商业潮流的结果。那么,是否应该主动摆脱这种倾向呢?那肯定是的。毕竟这本身就不合符西方思潮的准则。拒绝没有任何意义的“情人节”,远离商业化的圣诞节,这是可以从生活中办得到的。

就像约翰·列侬在《想象》中所唱的一样:

想象这个世界没有国家
只要你去做,这事并不难
……
人们像兄弟一样友善
想象这个世界所有的人
分享着整个世界

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用意识形态来分出界线是非常可笑的事情。所以要面对真理,不管东方西方之分,铸成人类思想之大同才是真正重要的。(所谓大同,并非统一)

但国家之分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不同的思潮之间的对抗是很常见的。我向往着东方古人的风范,也陶醉于西方哲人的思辨。人本身就像一块磐石,在各种思潮中选择自己最合适的方向走自己最合适的道路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在这个社会环境下西方思潮对我的影响,这就是我在这种西方思潮的影响之下写出的一篇作业。

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李代桃手黑

Leave a Comment

33 + =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