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

五十年

致父亲

或许五十年,山岭能因伤感而坍塌为深坑
承载重复的夏日的雨水
五十年,那株树苗或许会高耸入云
如此高傲,轻视我们,或许
它就会枯死,养活未知的菌类

或许这五十年,我能保持一个颓废的世纪儿的荣耀
能在冷漠的乐器的争斗一次次清醒
在智慧与虚伪间反复跳跃
或许这五十年,我有多少朋友
得道成仙,或离我远去
再无任何来信

五十年啊,足够重复念叨你的名字多少遍
五十年,也许就足够让你拿一份报纸
嘲笑头版不断变幻的大字

多么可惜的五十年啊,
你从来没有去悲伤过
你从来没有去勇敢过

不知道崔健,你也不会写诗
可我知道当你在广西横县的夜里
值岗的时候,你的忧郁
是多少深沉
2007年12月18日 02时 未能归家,祝福父亲身体健康

Leave a Comment

12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