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夏威夷》:青春,还不如海滩上的一场椰子烟火

【简介】
即将退伍的老兵阿洲,面对未来一片茫然。某夜,他梦见多年不见的小学同学陈欣欣,死状凄惨。多年来,阿洲经常想起这位唯一对他好过的女生。他坚信这个突如其来的梦,决定寻找失连多年的陈欣欣。
不久,连上发生菜鸟昆河逃兵事件,阿洲与小鬼被指派寻找昆河的任务。阿洲趁着假期找到陈欣欣。阴错阳差下,陈欣欣跟着阿洲和小鬼到了花莲……

他们在花莲拥抱夏日阳光,享受热带海洋气息,过着渡假般的生活,却突然和昆河不期而遇。昆河将他们绑架到堆满炸药的废弃小屋,他们害怕即将遭遇不测,但他们怎么都料想不到……

----

对台湾电影有好印象。虽然我就要跨进21岁的门槛了,但看起来,青春已经和我没关。台湾电影我看的几部,都是青春片。前不久看了部《蓝色大门》,都是因为误会才看到的。即便是这样,我也是过了很久才知道那女主角竟然红了,因为和周模糊一起拍的《不能说的mimi》。因为喜欢周模糊的原因,很多处于青春或者快要青春或者还想青春的人们就去找女主角的相关影片。于是,这部已经拍了很久的的电影再次半红不紫了起来。

1996年我在我外婆家,看过两卷录影带,没错,那时还没有cd介质,是录影带,名字叫《东游记》,只记得很搞笑。过了几年,它叫做《大话西游》,那个时
候已经成为当时大学生心目中后现代电影的经典了。正处于恋爱年龄的我,多悉善感,看到最后至尊宝拉住正在飞离的紫霞的手,还有孙悟空在最后城头化身为至尊
宝时,心里特别难受,如果不是和大哥、姐姐一起在看,我都暗暗流泪了。就像一个迷恋韩剧的小女生一样。可能这就是青春吧,和内分泌有关。

后来过了几年,老了,都快21岁了,都不好意思青春了。也就不想再像以前一遍遍地看了一次又一次了,让它变成回忆算了。

在这个草稿框写时,我还没有在“日志标题”上打上题目,所以,没有离题。继续说。

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兴致看青春的东西了。很久以前下了一部《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这可是著名的青春电影了。特别是经过郭抄袭一群人的感伤之后,成了当今青春
达人的感伤暗语。可惜的是,我看了十五分钟后,就看不下去了。我承认。这电影确实独特,比如表达了年青人的彷徨啊,说出了年轻人想自己来定义这个世界啊。
可我就没兴趣看下去了。功利点说,这电影给不了我共鸣,于我无益,就和我无关。

如果说,我对青春的好感,那我就是对已经老了的人的青春有好感。黄舒骏,我喜欢的不多的流行音乐歌手之一,让我迷恋之极。一个很有才气的歌手,一个想打败
罗大佑的音乐人,却最终没有真正流行起来。很明显我有信教的天分,因为一旦喜欢什么,就什么很想了解,虽然不是偶像,在心中也有值得尊敬的地位。和初中的
小女生差不多。

我喜欢他的《窗》,喜欢这样的歌词:

那个时候常常莫名其妙的郁闷
住的地方是一个画室楼上斜顶的小阁楼
很小,不到两坪大
光线很暗,只有一个小小的灯泡
生活条件一直都很差
而且夏天会热得让你快疯掉
它唯一有点意思的东西是它有一扇破窗
上面画满了油画
听说是以前住在这边那个穷画家的画
感觉很破碎 很诡异 很狂乱
好象随时都会飞离这个锌间一样
我在那边住了我大学时代最苦闷的一年半
我常常一个人在孤独的雨夜
躺在床上,看着那扇窗
想着以前那个画家,想着他的苦闷
想着他在窗上画画的那个神情
也想着自己

一种潮湿的记忆吧。还有像上面说的还想青春的感叹《雁渡寒潭》:

多少智慧才能破解这虚伪的一切 喔……

多少意气风发的少年 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
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 最后却变成魔鬼
多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 却向往另一个世界
多少智慧才能逃离这古老的预言

想和世界握手的黄舒骏,也一样明白,再深的智慧,都无法破解这迷乱的尘世。

喜欢这样的一个歌手,并非他青春,因为他青春过。因为我有追星的潜质,所以我把他的歌能找的都找来听了。最新的一首是《梦游》。因为本人非普通话语域的公
民,所以找了很久才找到歌词,才听明白。一下子感叹,黄舒骏没老啊,他今年才41岁而已。想到这里,算了一算,朴树也34了,他干净的脸再也没有青春痘的
痕迹了。还是《我去2000年》前的照片,他穿的衣服还是没有什么格调,只是有品味点儿。现在不了。不过,生活过得幸福就好。

于是,我就去找《梦游夏威夷》来看,主要目的是想看看这首音乐出现在影片的什么位置而已。

幸好,里面没有明星,导演我也不认识。看起来舒坦点。

真的像是一场梦游。但真的什么也没有留下痕迹吗?

阿洲找到了林欣欣,经历了夏日的一场阳光下的冒险后,如尘土扬起再次安定一般,两人似乎再也没什么关联了。陈昆河终于放出了海滩的烟花,多么绚烂。他就像
烟花一样,在夜空中做出最后的美丽的姿态,就消散无踪。但他证明了他想证明的东西。他是否有一个明星女友,可不深究。但我相信,他不是疯的。

人们对胖子存在严重的偏见。老罗自己便深有体会。和菜头甚至说胖子本身就是一种罪行,虽然他本身就是一个胖子。瘦子是刻薄的,胖子是憨厚的,人们会有这种印象。

所以当林昆河是一个感性的胖子时,人们就把他当成一个精神病。他做了逃兵,只想给他所说的明星女友放一场自制的烟火。只是没人能理解这种浪漫。他没有看到自己的烟火,而在绚烂的烟火下面,阿洲、小鬼和林欣欣看得咋口无语,因为这场烟火,他们梦幻式的假期不是一场梦游。

擅长把马子的阿洲没有和小苹果告别,他和小鬼在小苹果的槟榔屋外听见她和一个新兵的嬉笑,他可能明白:他的青春已经没了。

和《蓝色大门》一样,青春片《梦游夏威夷》的结尾是青春没了。至于那部《盛夏光年》,才是纯正的青春片,开头是迷茫的,结尾还迷茫着。首尾呼应,很合规范。

看电影,每个人的眼光都不一样,有的人色盲,有的人近视,所以看出的结论不同。可能有些人更愿意在林欣欣的事上纠缠,与主角相比,我更喜欢林昆河这人。喜
欢这个近乎歇斯底里的胖子,这个没有自己的结局的胖子。谁叫他长得不帅,做不了主角,不能在最后一个镜头出现,问人有没有听到海的声音呢?这本身就是一种
偏见。

与其去寻找莉莉周在以太中统治着什么,还不如去放一场海滩上的椰子烟火。

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Extra links:
官方网站   imdb   豆瓣   mtime   VeryCD   Google It!

Leave a Comment

57 + =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