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上的野蛮人的诗歌

街道上的野蛮人的诗歌
诗 李代桃

不,不,不,兄弟,不
我们要在夜里大声喧闹,大声倾谈
我们有故事要说,我们不想夜晚
如同死去了一般,苍白的尸体僵着
像内部被蛀空的粗榕树

我们谈谈禁忌的话题,谈谈女人
谈谈宇宙,谈谈红色的夜
我们喝酒,在大街上摔酒瓶
玻璃碎片到处都是
(那些弱智开车出来时,他们的车轮一定会被戳破,哈哈)
把我们的表兄弟姐妹都叫出来
他们在窗户的后面
身体在颤抖着,惊恐地偷窥外面
你的外甥一定熟睡着,在梦里
背诵着明天的诗歌

一千年了,我们都老了
可还是没有停止受到沙石的折磨
风暴的摧残
我们的爱情还是在金属上开放的
初夜永远如此疼痛,永远在黎明低低地
默默地流泪

昨天,一个孩子在伊洛瓦底江溺死
他的鞋子漂流到达你的村庄
他爱玩的那个游戏,永远
都有一个魔鬼在抢角色
在被妈妈叫回家之前,总会有两三个孩子
曾经短暂地死亡过

昂山素季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她居住在一座钟楼的内部
那个恶毒的钟呵,在午夜
一声不吭,在阳光下
布满阴影,无法辨认
时针的走向

在大街上点起篝火,裸着身体
围着盛怒的火焰跳舞
既然文明无法进步,让我们的头脑
变得和一个低能儿一样
为激动而激动
为哭泣而哭泣
没有罪名,只会死去

旅人们说异国夜空的颜色
不是黑的,也不是红的
在北方的尽头,会有一道硕大的彩虹
突然出现,抖动
而那不会带来任何惊恐
任何惊恐啊

吵吵闹闹,呼呼喝喝
直到我们的喉咙嘶哑
直到我们的手指僵死
直到我们的皮肤溃烂
直到我们的头发掉落
直到我们的夜啊,失去最后的威严
她在哭泣,她在哭泣
我们的佛没有圣光,我们的佛早己远出
兄弟,我们的生命不会凋谢
只能被摧残,我们的生活不会失败
只能被作弄,我们的灵魂不会破裂
只能被收割

二○○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Leave a Comment

20 + =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