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腐烂的苹果

  苹果,腐烂的苹果
李代桃

那只苹果其实已经烂了,死了一般
躺在我的柜子的第二层

所有的成分已经被替换
动脉里流淌着发臭的血液
大脑里填塞着恶心的绿汁
它再也发不出声音,作一次撕裂的嚎叫
或者像样地对我挥挥手,微笑着说:
哪,其实我还活着。

啊,其实它已经死了。
并非缘由意外,或有策划的谋杀
它只是死了,像每个苹果一样

我应该把它比喻为一颗被钉死的心脏
被禁止跳动。或是一只黑天鹅
被折断翅膀,孤零零地瘫在废地上

可它只是一只苹果,是我离开家时带来的
妈妈偷偷地把一袋苹果塞进我的行李袋
三百多里路,它们紧凑在一起,屏住呼吸
在来到广州的那个下午才被我发现,它们
蹦跳起来,欢叫着,在我的宿舍里乱跑

而如今只剩下这一只腐烂的苹果仍活着
它固定着,它发臭着,它忧郁着
它沉思着,它死了一般地躺着
我没有必要扔掉它了,看来。
因为它已经腐烂了,无法改变的最终判决

嗯,我打算让它一直存在着
等待着是否真的有一天
它会一言不发地离开,如鬼魅般
消失,不留下一个原子

如果真的有这个疯狂的下午出现,我
将赤身裸体地跑上大街,泪如泉涌
叫唤着它的名字,如同真的失去了
我最好的知心朋友

2006-10-29,16:16

Leave a Comment

+ 2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