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的思考

   诗 歌只涉及自己而与其它事物不相关联,世界在诗歌中只是自身的影子,那第这些诗歌必将沦亡。诗歌必须走近人民,虽然这样的说法既陈旧又有政治化的嫌疑,但我 必须这样说。三年来我走不出自己的圈子。不论把自己的内心如何面悲壮化,难免让今天的我看到了自身的卑贱与可怜。是的,我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我不能只承认 这一点。诗歌就像生活中的一张椅子、一张桌子一样,都实质地拥有自己的位置。也必须发挥出自己的功能。所以诗歌的自身是诗歌,也是个体与世界的联结或隔离 的标志.                                                                            2007110———————–

    1)  果一首诗只是感动自己而不触动大众的话,那么我说,这首诗失败了。

    2)  下大众对诗人的误解:诗人是神圣的,至少是高尚的,一个诗人就应该是这样。如果一个诗人写的东西盖满尘土,那么他就是猥琐的。我想说的是。诗人描写入诗的对象是高尚神圣的,并不代表其本身如此,他们只是早一点醒过来追求神圣高尚而已。

 

    3)  复诗歌的两个传统:抒情与歌颂。

 

2007127

———————–
    人民远离诗人,让人民亲近诗歌。

                                                                                                                                   2007216

==============================

    || 可否认,去年的“梨花体”风波也给我带来了自此而生的失望。人们在戏弄诗歌。诗歌,我看到,面对两种命运:被世俗化或者边缘化。

    这对我是一个打击。我重视着诗歌或者说,文学,的严肃性,而这种全民皆在恶搞诗歌的自发行动在无情地以娱乐的名义来杀死幽默。笑话在摧毁我们的生活。当人们世俗化了诗歌后,诗人就再也无法以局外人的身份揭示真理。

    我本来对诗歌的信心就不够强,这场风波更是雪上加霜。这更风光地成为了我写不出来的理由,它合法地强化了我的惰性。

    但我不想。诗歌,我的命根子。我不会放弃。生活的不顺心虽然暂时使我的写作进入沉寂,只要我无法摆脱这个阶段,我就无法再写。但我还是厚着脸皮地不肯在心里放弃诗人的身份。

    是的,现在的我虽然可笑,甚至快到了没有力量抵抗庸俗,但这样的我并不能让那个属于世界而不属于某个人的自我从这个世界消失。他只是在暂时地替代着那个沉睡的人生活着,可要知道,他可也是受尽屈辱的。

    我不会放弃写作,不会。我不会为读者写作。等待揭示那句没说出来过的话我还没说呢,我会熬下去的。

                                        2007.05.06 后半夜

Leave a Comment

8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