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自遣

久寄微躯浮别处。
结侣佯狂,嗔怒骄痴妒。
笑我缘来多情愫,韶华尽换霜毛度。

遍访残英谁作主?
恨却迟迟,强驻春归步。
惨惨长风催日暮,驱车效阮哭穷路。

二OO七年四月三日晚,南区图书馆

Leave a Comment

+ 59 =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