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都寒透了

今天上中帼现代文学,选修课的老师依然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一会儿共浐主义,一会儿马※列的,台下的学生好像全死掉或死掉一半一般,无精无神,昏昏欲睡或己入睡.
文学.这是在上文学课的,她却在说的是历史是政俧.好像又是从高中课本中复述怕我们忘了高三的劳苦.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我没兴趣。
她问大家看过《红岩》看过《野火春风斗古城》没有。当然没有。没有人看书,没有人看这种书,没有人在听她说话。
真是荒诞。
不过进程到约70%时她说了一个我感兴趣的话题。
她说,一代人的迷茫,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什么不好的证憡全碰上了。文杹大革掵,开放后的信仰危肌,经济大潮,下岗,还有。。。
她说,198_9年发生的事现在看起来有部分不理智。。。(下略)
我一听到这四位数字眼睛都大了,我喜欢这个。
可看一看现场的亲爱的同学们祖帼的花朵们,全都没个反应。这些是大学生吗?怎么和18年前的就没一点相似的呢?
大家真的忘了。真的忘了。
心都寒透了。
我问过有些同学,他们甚至那一年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
他们生活得够幸福的,一面墙壁重新抹上石灰后他们再也不过问那下面是不是多么的肮脏。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钸/蒙住了眼也抹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你问我要上哪儿去/我说就要上你的路。”
我说就要上你的路,我们说就要上你的路。
没有人在这条路上回头看上一眼。
我不是说要掀起一场新的畔亂,现在没有任何借口了。谁在主宰我们?谁在一天天篡改我们的记忆?
我知道那一年后那么多人再也不敢回首,再也不愿提了。更何况是我们,不是亲身经历的。
中帼,你的良心死了。
一转眼就是十年,然后十五年,现在十八年了。我怕的是到二十年时,中帼的某些人的记忆变得和日苯人一样了:他们会说,我记得,但我记得的事实不是这样子。
可怕。
我也不知道未来。

  1. 原来中国的良心就是1989啊
    只有记得1989并且倒背如流的人才有良心?

Leave a Comment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