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二)

()

 

/李代桃

 

当我慢慢慢走进你的房间,它还是那么狭小,那么幽暗.墙上的疤痕似乎把整堵墙粘在一起.灯在亮着,仍是那么幽暗.我想起多年前走进这个法庭小办公室时,你正伏案工作.你是那个被自己的名字锁起来的人吗?你把生命的工作当作一张张案卷纸,你无权去判决,只是日以继夜地审阅.如今这盏灯像你的生命昏暗,仍被自己发出的光辉所禁锢.你未尝走出这个房间,生于斯,死于斯.当时我还是一个乞丐,你却把刑罚施舍予我.你所能分发的,只有那漫长而无尽的刑罚.如今你趴在书案上,浑然没有察觉我这个逃狱者的归来.我回来了,法官父亲.但你似乎睡着了,厚厚的案卷和你的身影混在一起.只有我才能走进这房间,只是我无法再把房间关上.你沉睡,寒冷侵袭着你的身体.你的头发很乱.我无法控制归乡的情绪,泪珠滚了出来.你稍微动了一下,醒了,抬起头来.我不愿让你看见我哭了.

 

但我看见你老了.

 

2005.12.12

Leave a Comment

9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