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草天堂

枯草天堂
/李代桃

消耗尽叶脉中的最后一抹绿,
白鸟呆呆地看着草叶垂向地上;
眼泪是圣地禁止的东西,
四顾再不见昔日之莽莽.

就如此平静地扶起蔫了的草叶,
用无声来表达内心的对抗;
风声呼啸不再带来悦耳的天籁,
是一波乍伏一波又起的魔鬼的歌唱.

白鸟的胸中痛了一下又一下,
仿佛什么在往他心中撞;
那是一种莫名的神圣,
比所谓的神祗更加无比高尚.

天之一隅不知何时开始变黯,
继而整个天空也变得这样;
打雷了但不下雨,
因为这是一个仪式—-神灵即将登场.

白鸟惘然地仰望这个奢望的仪式,
如同他第一次如此仰望;
白鸟突然觉得身体开始颤动,
每一处肌肤开始主动地发烫.

再一次四顾这一个废弃的”墓陵”,
白鸟找不到一个空地方给自己下葬;
当精神幻灭而躯体无耻地残存,
葬礼只不过是一个体面地结局的幻想.

云上之神灵仙子用鄙夷的眼光审视
这一只最后的为谁坚持的兽匠;
他把什么东西紧紧地按在心胸前,
而这个东西使他的血不停向下淌.

白鸟闭眼低首去吻那片草叶,
如吻着自己心爱的人儿一样;
云中神仙看着这个疯人的行动,
惊愕地不知所措地站在云上.

白鸟抬头眄视这群圣物,
他们手持着一大本惩戒法章;
白鸟流泪了,白鸟犯罪了,
白鸟决定找一个地方用于自己的埋葬.

白鸟跃身飞起,向西飞去,
追逐即将落下的太阳;
白鸟落下的羽毛在空中浮动,
最终旋转停在地面上.
白鸟如此地离开了枯草天堂.

2003-1-9 午 写

*后记(与友:燕英的谈话)

我:有点漫画气味.
友:感觉很圣洁.
我:可作保护环境的呼吁诗.(哈哈)
我:我也不知道白鸟是人还是鸟.

Leave a Comment

41 + =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