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该死的诗人
把一条香蕉用一根红绳子
吊在门框
膜拜、忏悔、祈求

太高温的热情
烧断了红绳子的一端
— 香蕉冲向地面
摔个稀巴烂!

剩下的一截红绳子
随风招摇
用猥亵的语气说:
我 是 神。

[2002.8.26-27]

Leave a Comment

+ 11 = 20